首页 > 穿越架空 > 我在修真界刷熟练度 扶剑

第一百三十章 修习金光遁

小说:

我在修真界刷熟练度

作者:

扶剑

分类:

穿越架空

“快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胖师弟挥着胖手,一把将眼神幽怨的小伙计给推开,着急的朝来人问道。

来人看了看小伙计,他虽然不知道眼前这大胖哥的身份,但还是将自己所见老实的说了出来。

他确实是在东大街上,看见了姚宗掐着贾文岁。

而且还跟着对方,一路到了巡天司。

他看完了热闹,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跟自己这位当小伙计的朋友报信来了。

“我得去巡天司问问。”胖师弟听完了一切,除了师兄被打得很惨之外,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他当即便转头,嘱咐小伙计看好店,一路小跑的往巡天司方向前去。

在山上的时候,就属贾师兄对自己最好,师兄弟俩分别许久,这还没等见面,居然就被巡天司抓了去!

一定得去问个清楚才行!

“这胖子谁啊?”来报信的小兄弟,见人跑没影了,纳闷朝小伙计问道。

“吃货!”小伙计把毁坏的圈椅收了收,走到桌旁,抓了一把胖师弟遗留的瓜子,跟朋友站到了门口,两人倚着门框,磕着瓜子谈天说地。

……

胖师弟很快便跑到了巡天司。

但不到盏茶功夫,他就低着头,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

贾师兄被新来的司官抓起来了,还要判刑……

“我得找人帮忙通知师父。”胖师弟搓了搓大脸,恢复了几分精神,前去找人帮忙,通知师父。

丘主簿也是直到这位胖师弟前来,才知道周司官今天抓的人是谁。

“玉皇宗给了多少来着?”这小老头皱着眉头,在心里微微算了一下,而后便摇了摇头。

这都只能算是正常范围内的交情而已,不算什么罪过。

嗯,自己还是很谨慎的嘛!

丘主簿面露得意之色,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

夜深之时。

周司官跟俞月说了一声,便飞上了天,直接朝城外飞去。

他要去找块空地,修习这金光遁,在家里太费墙了。

清丰县外数里处。

周游活动了一下身体,盯着远处的海平面,丹田之内灵力涌起,周遭的天地之力跟着产生了莫名的律动,瞳孔之中有金芒一闪而过。

下一瞬,他的身躯就化作了一道金光,肆无忌惮的,直冲向了远处的大海。

“嗖!”

“轰!”

周司官的身体所过之处,花草树木,山石杂物无一幸免,尽皆崩飞碎裂。

这道金光一路横行,直至来到了海岸线边上才停下。

周游身上金光散去,身形踉跄两步,差点坐到了地上。

“这一秒钟得有个三四百米了吧?”他转头看了看自己造成的一条沟壑,不禁笑了笑。

要知道,直至此时,这金光遁都还没有入门呢,能达到这种速度,简直强得离谱!

周游面露微笑,一转身,又开启了金光遁。

这一夜,清丰县外,一道金光在到处乱窜。

不少住在城外,要看船、看庄稼的凡俗之人,起夜的时候都看到了这一幕。

很多人都以为城外开始闹妖精了,大家都准备好了,天亮开城门,就进城去跟巡天司汇报!

……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

周司官一直玩到了天蒙蒙亮,体内灵力消耗的差不多了,才晃悠悠的飞着,返回了巡天司。

“你这遁法,修习了一整夜?”俞月还没起床,睡眼惺忪的看着刚刚返回的周游。

“这金光遁,有点意思。”周游笑了笑,将买来的包子米粥,放到了桌上。

“有什么意思?”俞月打了个哈欠,掀开了被子,赤着脚走到了圆桌旁坐了下来。

“回头我背着你,咱们一起逛一圈,你就知道了。”周游咬了一口包子笑道。

以他的体质,极速奔跑,速度也就在每秒三百米左右,运用天地之力在天上飞,还要更慢些。

这金光遁虽没有入门,但却已经达到了超音速。

不论是前世的飞机,还是今生的飞舟,那种极快速行进的感觉,都没有自己化作一道光来的快乐。

“我怕你背着我撞墙。”俞月哈哈笑了一声,也是抓了个大包子在手中。

周游无奈的摇了摇头,可算是让你逮到狼狈时的模样了。。。

“这包子是鱼肉馅的?”她咬了一口,只感觉味道十分新奇,内里的肉馅鲜嫩异常。

“说是什么无骨鱼,这海边乱七八糟的鱼多得是。”周游点了点头,快速吃完了饭,便盘膝坐到了地上,吞了一枚中品聚灵丹。

他本来以为自己突破了结丹,日子会悠闲一些。

却没想到,这些日子枪法没练,丹药也没炼。

除了处理一些事务之外,还要练习法术、遁法,稍微有些空闲,就得掏出来灵器摸一摸……

周游觉得每件事情,都是要抓紧去做的。

他也是真佩服以前自家司官,是怎么做到那么咸鱼的?

俞月吃完了,收拾了一下桌面,也取了个垫子,就坐在周游身旁,陪着自家夫君一同修炼。

她看着周游突破到结丹,心里也急呀!

虽然真实年龄还不到三十,拿筑基修士一百五十载的寿元来说,也可以说是正青春。

但天地之力的感悟,可不是把灵力积攒够了就行,完全没个准时候。

夫妻俩同时运转着长青决,两人郎才女貌,盘膝坐在一起的画面,倒是十分和谐。

……

到了下午时。

丘主簿找周游汇报了一下工作进展。

“照目前查到的东西来看,这贾文岁倒是没犯过什么大案要案,大多数都是小花花事,仗势欺人的事情也有两起。”

周游翻了一下手里的卷宗,写的很潦草,一看就是急忙赶出来的。

确实,贾公子有钱,想做什么都是用钱买。

虽说道德有问题,但你也不能说他犯法,一些小事,叠加起来,估计真要较真,也就能关三四个月而已。

周司官把卷宗扔到了桌上,语气随意的问道:“昨晚有个胖子来找你?”

“是,那人说是贾文岁的师弟,问我他师兄犯了什么律法。”丘主簿点了点头,如实回道。

“你怎么跟他说的?”

“我告诉他,这事情很大,现在不能外露,正在调查。”丘主簿也不知道自己回答的对是不对,说完之后便眨巴着眼,看周司官的反应。

嗯……

其实,这小老头到现在也不知道,贾文岁具体是怎么得罪周司官的,这家伙到底骂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