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商战 > 从演绎绝症患者开始 一只小瞒

第二十四章 猪头少年的青春期四

小说:

从演绎绝症患者开始

作者:

一只小瞒

分类:

都市商战

“睡前写给爸爸的一封信。”

“爸爸,今天是上高中的第一天,因为在食堂吃饭太久,回教室慢了一点所以迟到了,不过多亏了同桌,我不用受罚,真如班主任所说,我今天运气不错,不过我同桌长的很漂亮,我一见到她,心就忍不住“砰砰”的跳,这应该就是小说里写的一见钟情吧?我发现我可能爱上她了。”

“即使是在打工的时候,我也见缝插针的学习,就算以后不一定能上大学,我也绝不想放弃学习,因为我知道,学习是我现在唯一的出路了。”

“今天晚上打工回来,一个没注意钱被大风刮走了,看来我今天运气也不怎么好,可惜的是答应好给妹妹带的夜宵泡汤了。”

“刚才房东阿姨又过来催房租了,她说这周再不交房租就把我和妹妹赶走,现在家里只剩下855元了,还差一点,不过不用担心,我努力打工很快就能凑到了,说起来,妈妈已经半个月没往卡里打钱了,我真的好担心她,这个家庭我已经无法接受再失去一个人了,希望爸爸在天之灵能保佑妈妈。”

“最后,时间不早了,我该去睡觉了,爸爸,你在那边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妹妹的,就算拼上我这条命,我也会保护好她。”

“爸爸,晚安。”

第二天来到学校,课间休息时间,余秋凉在桌子底下收拾着下节课的课本,却突然的呆住了,原来在课桌的角落,居然静静的躺着一张50元rmb。

他抬起头,见教室只是俩三个人,而且都没注意到自己,犹豫了好久,终于私欲战胜了理智,他趴下身子,一边看着周围的人,一边对着50元钱伸出了罪恶的手。

眼看着正要碰到钱,他的同桌却不合时宜的正好进入教室,余秋凉吓的一激灵,猛的捡起钱,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起来以后,余秋凉左手揣着钱,右手拿起笔在笔记本上装作写作业,聂紫涵也注意到他的异常,但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坐回到了座位上。

这时张强带着另一个叫李思的同学走进了教室,一进门就如有目的般径直走到余秋凉座位前附近,低头寻找着什么。

李思不怀好意的笑着,目光在张强和余秋凉之间不断徘徊。

“张强,你在找什么?是丢了什么东西吗。”

“没事。”张强回应了一句,顺着座位来到聂紫涵面前,直接开口问道:“聂紫涵同学,你有哪里看到一张50元的纸币吗?”

“没有。”

听到这话,装作写作业的余秋凉手中的笔顿着了,他的心里十分紧张,害怕被当众发现,连头都不敢抬起。

这时张强突然诡异一笑,目光停留在余秋凉片刻,然后装作回忆般若有所思的说道:“刚才从钱包里拿出钱就要去小卖部,应该会是这里滑掉的没错啊,怎么会找不到了呢?”

“这钱怎么会突然消失呢?该不会是?被人捡走了吧!”说到这里,张强怀疑的目光已不再修饰,死死的盯着不敢抬头的余秋凉。

“早知道就不该捡钱了,更不该把钱塞进自己的口袋,不过钱掉在地上,我只是把它捡起来而已,这不算偷吧?现在拿出来才会被当成小偷吧!?”

余秋凉心里不断的这样安慰着自己,口袋里抓着钱的手不断冒汗,嘴唇也紧张到颤抖,因为紧张,右手颤抖的抓着笔,不停的在笔记本上乱划。

同桌的聂紫涵面无表情的看了张强一眼,然后回头看了看正紧张的发抖的余秋凉,她眉头一皱,感觉到事情不对劲,张强的话太刻意了,好像就是在针对着余秋凉。

张强死死的盯着余秋凉,话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他没想到余秋凉还是无动于衷。

“噗嗤~”于是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满足的笑了一声,装作无可奈何自言自语的说道:“哎呀~钱掉了也没办法呀,就当做资助穷人好了。”

余秋凉眼角余光瞥见张强离开,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颤抖的水笔快要把笔记本给刺穿,而和笔记本一起被刺穿的,还有他那颗卑微的自尊心。

为了减轻心里的负罪感,他只能以“这钱就当做昨晚丟掉钱的弥补,现在自己收下了也不算错。”这样的借口安慰自己那可悲的自尊心。

“叮叮叮……”

上课钟响起,张强笑着回到座位上,回头看了余秋凉一眼,搂着李思的肩膀调笑道:“那小子脸皮还挺厚的,不过他捡钱的画面都被我用手机拍下来了。”

李思鄙夷的看了眼余秋凉,回头推了推张强的手臂提醒道:“小点声,被听到就不好了。”

这节是余秋凉拿手的数学课,可他一节课上都心不在焉的,连聂紫涵偷偷看他都没发现,下课铃声响起,余秋凉一把冲出教室,跑到厕所洗了把脸,看着镜中自己狼狈的模样,他心里不断的问着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是继续当一个卑微的小偷,还是把钱还给张强?算了,还是还给他吧。

心刚刚动摇,他又舍不得这不劳而获得到的钱财,他又心里安慰自己,自己的家庭那么贫苦,这钱算是借的,等以后有钱了,自己一定会还给他的。

本该像聂紫涵一样无尤无怨生活的孩子,却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钱,真的会改变一个人,它让一个年仅16岁的孩子因为50元钱出卖了自己的自尊……

尽管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也好,冠上“为了妹妹”名义也好,只是为了安慰自己可悲的自尊也好。

为了让妹妹过上更好的生活,自尊,理智,人格,不管是什么他都可以失去,他必须比之前更加努力!

心情冷静了一些,大课间还没结束,他走出教学楼,来到校门口旁边,类似一个大亭子的店前停止脚步,看着店门外高高挂起的“菜狗驿站”门牌,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你好,请问,这里还里需要兼职吗?”

“还收的,确定要来干的话,就跟我来。”

坐在前台的,是一个年纪大概在二十五六岁,胸前欧派非常壮观的大姐姐,听到余秋凉的话,把手里的烟按在烟灰缸里磨灭,然后带着他走上了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