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洛城故 北弦

10. 第10章

小说:

洛城故

作者:

北弦

分类:

穿越架空

春风掠过,湖面泛起点点涟漪。

使得临湖的酒家又多了丝丝清爽之气,窗外的生活气息被这抹静谧而淡化。

靠窗而坐的两人,齐举酒杯,一饮而尽。

待酒饮尽,许礼道开口:“霍兄今日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情?”

听到许礼道这么问,对面的霍明瑞打趣道:“怎么?无事就不能找你喝酒了?”

“霍兄这是哪里的话,只不过最近你们刑部与咱们大理寺卿都在忙案子,我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许礼道开口解释。

“既然你问了,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的了。”

“请。”

“其实,这事吧,主要还是在许兄。”

“哦?此话怎讲?”

霍韫知直言:“不知许兄家的千金是否婚配?若是没有,你看我们两家结为儿女亲家如何?”

“这……”许礼道一时之间愣住了,有点突然了。

看到许礼道愣住了,霍明瑞伸手为他到了一杯酒:“许兄不要误会,主要是前些日子,阿琬在乔迁宴上见到令仪,一见便觉得很是喜欢,觉得与我家韫知甚是般配,所以回家之后便和提了一下。”

“多谢长公主殿下厚爱,不过这儿女间的婚事,是我家令仪配不上清郡王阿。”许礼道忙不迭的拒绝了。

听到霍明瑞的话,许礼道并未多做考虑便开了口。

自己此番能调回洛城,其中许多事情也是多亏了霍兄,这也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在这个时候又于霍家成了姻亲关系,怕是会落下诸多非议。

许是怕霍明瑞心中误会,许礼道开口解释道:“还望霍兄见谅,长公主殿下能看得上我家令仪,这是令仪的福气,不过……”

见许礼道面露难色,霍明瑞了然的笑了笑,安慰道::“许兄,你我之间就无需顾及其他,有什么只说便是。”

听到霍明瑞这番话,他毫不在乎的模样,许礼道心中也轻轻松了口气:“小女的亲事,之前还在江北域的时候,我便和夫人商量过,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尊重令仪自己的想法。”

“这样是不错,许兄与尊夫人都是极为开明之人。”霍明瑞略微沉思。

许礼道又开口:“且霍兄也知道,我此番能调回洛城,也是要多亏了许兄…”

“礼道兄这话便是客气了,早前就说过你我之间不讲这些。”霍明瑞插了句话。

许礼道微微向霍明瑞拱手,继续开口:“清郡王是你与长公主的独子、又是皇上的亲外甥、太后的心头外孙,纵然我家令仪得长公主看重,但无论如何也是配不上清郡王的。”

“我又才调回洛城不久,若此时便传出与霍兄家中结亲,到时候这满洛城的人如何看待我倒是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如何看待令仪。”说到这里,许礼道深深的叹了口气。

霍明瑞端起酒杯:“许兄这话说的有理,是我没有思虑周全,我先自罚一杯,还望许兄莫要见怪。”

待喝完一杯酒后,霍明瑞开口:“这确实,在这满是达官贵人的洛城,若是你我两家就这样贸然结亲,闲言碎语肯定少不了,韫知这边定是无人敢编排什么,令仪那边就说不好了。”

“这世道,总是对弱者与女子更为苛刻些。”霍明瑞发出一声感叹。

“明瑞兄慎言。”许礼道赶紧开口阻止。

霍明瑞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言:“罢了,是我喝糊涂了。”

随后。

二人便都没在说话,只是各自在沉思着什么。

霍明瑞思量一番:“许兄放心,待今日我回去后,定将你的担心与阿琬说清楚,我们定会给你一个交代,毕竟这事说起来也算是我们鲁莽了。”

“霍兄,来我再敬你一杯。”

“同饮、同饮。”

“小姐,前面那里有一家衣裳铺子,咱们去看看吧。”

“好,走吧。”

难得今天是个好天气,许令仪带着侍女出来熟悉今后或许要待很久的地方。

按照许母的说法就是,既然已经来了这洛城,便可出来多走走看看,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往往都是从闹市街景上体现出来的。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或许仅一部分人不能代表什么,但若那个地方绝大多数的人是什么样子便可看出些东西。

无奈,在即将被娘亲碎碎念疲之际,趁着今天天气也好,许令仪便带着侍女出来了。

店铺内人还挺多的。

走进那间衣裳铺子,如眼可见的便是样式繁复、用料华美的时下新装,许令仪暗自点头,洛城讲究的果然与江北域不同。

还未等她仔细挑选,便听到店外的声音嘈杂起来。

许令仪本不欲出去围观此类事情,毕竟这里不同于江北域,在这遍地都是达官显贵的洛城,有些热闹可以看,而有些人热闹却却不是一般人能轻易看得起的。

但无奈,外面的是动静越来越大。

听到外面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顿时间,有些客人也就不讲究什么听得什么听不得了,都往外走去,于是许令仪也只得在婢女的艰难维护下也往外走去。

在前面那家书画店铺前,一个身着华服,看起来就很是非富即贵的少年正带着下人大耍威风。

那少年满脸跋扈。

即便是这样,也没见周围有什么人敢上去打抱不平的。

可见这少年的身份不一般。

许令仪听旁边的人说,这少年是国公府的少爷,旁人若是听说国公府,都会选择远远的绕道走,更别提今天遇到的是这位小霸王,这可是被国公爷捧在手心、被国公夫人当成命珠子的小少爷,那便更是动也动不得了。

那商铺老板也是愁眉苦脸的,看上去苦不堪言,心想今天这是惹到了哪路神仙,莫非是开张的时候没拜佛,这么就吧这位小霸王给招惹来了啊,我的老天爷啊。

即使心里是这样想的,但脸上却挂着笑脸边弯腰赔罪边嘴上道着歉,随后又把看铺子的伙计骂得狗血淋头,祈祷着这样做能让这位小少爷消消气。

可是,平时被家中宠坏了的小少爷又怎会善罢甘休,像是不解气一般,在指挥侍卫将店铺中的东西砸了之后,更是想将那个没认出他的店铺伙计给抓起了。

想让他尝尝自己的厉害。

“少爷,小少爷,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小的吧,小的知道错了,是小的有眼不识珠,是小的瞎了眼,小的实在是该打。”那伙计看着侍卫朝着自己走来,便赶忙跪下请罪,边说着边伸手掌嘴,希望着小少爷看到这样的份上能放过自己和家人。

即使这是这样,那满脸跋扈的小少爷也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一旁侍卫便快速走上前去将那伙计一把按在了地上,拳□□加的落在了那伙计身上。

看到这里,许令仪不忍的将头侧到一边去,即便是她有心想要上前去阻止,但看这样的情形,也不是她们几个女子能阻止得了的。

而且,国公府,自己也惹不起。

许令仪正准备带着侍女从一旁的侧门离开,这样的场景,即使无能为力,也总比站在那里看热闹强。

突然听到一声懒洋洋的:“住手。”

听那声音,像是丝毫没将那国公府的小霸王放在眼中。

许令仪便停住了脚步,看了过去。

两位少年模样从人群中慢慢走了过来。

一人白色劲装,手中抱剑;另一人一袭紫裳,手持折扇。

看样子,刚才那声“住手”应该就是他们其中一人喊的了。看那白衣男子此刻的模样,还真有几分行走江湖、打抱不平的侠者之风。

霍韫知和顾锦修两人不紧不慢朝着中间走去,一旁的人看到他俩,也纷纷开出一路来,看那架势,又是惹不起的,既然都忍不起。还不如站远点看着。

霍韫知好不容易找了个不错的天气,将顾锦修叫出来,想问问他关于成亲一事的办法,结果还未走出几步路,便遇上了这样一场大戏。

小霸王的侍卫看到两人也都停下了手,看这两位这个架势像是管这件事的样子,这两位可不是自己这样身份能惹得起的。

小霸王转头看向他俩,满不在乎的说道:“哟,是你们啊,怎么?本少爷的事你们也要插手?”

“魏小少爷好啊,今天这里真是好热闹啊 ,不知道这伙计犯了什么事,引得魏少爷这样生气。”一旁的顾锦修貌似好奇的问道。

这魏少爷全名魏保,是现今国公府的嫡亲孙少爷。

看到这魏少爷的态度,二人也并未在意,都被叫做“魏小霸王”了,有点脾气才符合嘛。

只是在看到躺在地上的伙计时眉头皱了皱。

“犯事,他犯的事那可就大了,他不识本少爷且冒犯了本少爷,你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教训?”魏保撇了一眼瘫在地上的伙计,一脸桀骜的对顾锦修说。

“怎么,你很有名?全京都的人都该认识你?”一旁的霍韫知性子就要直接一些,加上看到躺在地上伙计的惨状和魏保给出的理由,就更加不想忍他了。

而且这几天本就被成婚一事搞得焦头难额的,心中正有一腔脾气没地方发,这魏保就撞了上来。

他不是喜欢仗势欺人吗?论家世,还不一定谁输。

“非也,非也,阿韫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魏大少爷那是谁,那可是“美名”传遍全京都的人物啊。”一旁的顾景修打断了霍韫知的话,顺便还带着满脸的不赞同看向霍韫知。

听到这里,魏保给了顾锦修一个‘算你识趣”的眼神,许是太过得意,以至于他并未注意到顾锦修在说起“美名”二字时,微不可见的停顿了一下。

随后,魏保高高抬起头,像是一只斗胜连的公鸡般,一脸得意的看向霍韫知,仿佛是在对他说看吧,本少爷的威名可是家喻户晓,就连和顾锦修都不得不承认本少爷,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还未等魏保说话,顾锦修便又接着说:“整个京都的人,谁不知道国公府魏小少爷,不学无术,仗势欺人,整天满大街的撒泼找茬,惹是生非第一名的小霸王有怎么会没有人认识呢,你说对吧,魏少爷?”

一顿直白的输出,将魏保说的一愣一愣的,原本都已经直接点头的魏保直接愣在了原地,沉默三秒之后,周围的人传来了刻意压低的笑声,直接将沉默的气氛打断。

众人也都回过神来。

“你,你……顾锦修……。”再怎么说也不是平时被国公府捧着的人,而且魏保又是一个平时只知道仗势欺人的纸老虎,一时之间那脖子就卡在了那里,继续抬着不是放下来也不是。

“来人,给本少爷教训他们,狠狠的教训他们!!!”魏保脸都气红了,转过头对着身边的侍卫大叫着,要让侍卫直接动手拿人。

但一旁的侍卫也是认识这两人的,一个是皇上亲封的清郡王,也是皇上的亲外甥,另一个是镇国将军府的世子,这两人他们谁都惹不起。

但自家小少爷的命令又不能不听,一时之间进退两难。

魏保平时被宠的无法无天的,看到自己的侍卫没有立刻动手,一下子就急了,挽起袖子就准备自己上。

边挽袖子边对着侍卫说:“要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回头我就叫我爹处置了你们。”对着侍卫放完狠话就向着顾锦修冲了过去。

他可没忘记,刚才就是顾锦修说完话后,其他人才笑话他的。

这魏保平时在府中就是娇生惯养的存在,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将自己吃的像一个小球一样,一牟足了劲儿冲过来,一时之间顾锦修都没反应过来,就愣在了原地。

且一旁跟着他们的侍卫又因为人群的缘故被卡在了较远处。

还好一旁的霍韫知反应快了一步,伸腿将魏保绊了一跤,使得魏保没能直接撞上顾锦修,而是在离他一步之遥处脸朝下的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