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洛城故 北弦

14. 第14章

小说:

洛城故

作者:

北弦

分类:

穿越架空

谢琬的速度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雷厉风行,以雷霆之势就将霍韫知的婚事敲定。

就算霍韫知再怎么不愿意,但是圣旨赐婚,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也只得认下。

那日,许礼道行步匆匆的去找霍明瑞,结果得出来的答案却是长公主那边迅速敲定。

无奈,许礼道回家后,想着与自己夫人商量一下,去问问许令仪是怎么想的,若是许令仪当真是不愿意,那么就算是冒着违抗圣旨的代价,也不要让女儿这一辈子的幸福就这样葬送。

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努力,除了那一丝想要为国为民的理想抱负之外,便是希望妻子与女儿此生能幸福快乐。

之前所做的一切可以为了家人,那么现在也可以为了家人而放弃。

还未等许礼道去询问许令仪的想法,结果许夫人就给他说了那日在花园中许令仪给他讲的见过清郡王的事情。

许令仪言辞之间,满是对清郡王所做之事的赞许,后来再问许令仪这门婚事的看看法,竟也不算排斥,

许礼道不知道这到底是女儿真心再见义勇为一事上对清郡王有了不一样的看法还是女儿顾忌圣旨赐婚的意思,

但是现在的他,很清晰的认识到一件事情。谢琬

自家要与霍结为姻亲关系了。

这几日,上朝时不止又皇上对自己的打量,也有许多同僚对自己的打量。

时间飞逝。

谢琬见霍韫知也没有再闹、再反对这门亲事,知道这门亲事算是被霍韫知默认了。

就算他再怎么不愿意,但是自古以来便是如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找人千挑万选出了一个良辰美景吉日,就和霍明瑞带着霍韫知一齐上许家下定去了。

许礼道夫妇早就在门口做好了接待的准备。

虽说现在算得上是亲家的关系,但碍于谢琬这个长公主的身份,也是万不可摆谱的。

许令仪则是待在自己的院子中,心中的好奇与对未来未知的不安交杂着。

好奇的是自己的未来就即将与另一位男子绑定在一起,庆幸在自己之前遇见他时,感觉不算太坏,甚至因为他的正气而感到一丝小开心。

不安的是自己即将要嫁的男子身份贵重,比自己高出许多,就算之前的印象再怎么不错,但身份这样悬殊,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定。

听着外面的传来的声音,即使不用亲自去看也知道今日府中的热闹。

在许令仪刚接到圣旨的那日,父亲与母亲的神情就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件事情不好办,也知道父亲是宠爱自己的,但自己也同样知道这件事去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所以在后来母亲来问自己时,自己说了愿意,还给母亲说自己之前见过霍韫知的事情,他路见不平的性子,自己也觉得很好。

一切流程走得很快。

一切事宜都是由长辈们交涉完成。

等到下面的侍女来请许令仪去花园时,许令仪都还没回过神来。

侍女来传话说“清郡王再花园等小姐。”

原本还颇为镇静的许令仪却在此时有了些许慌乱的模样。

少女的脸颊慢慢浮上一抹淡粉,就算两人在之前没有正式的见过面。

但是现在他们两个亲事算是已经定下了,也多少会有些羞涩与不好意思。

这种感觉无关乎情爱,只是一位即将成婚的女子对未来另一半的懵懂与好奇。

另一边,花园。

霍韫知站在许府花园内。

许是不想旁人勿扰了这对未婚夫妇初次的见面,许家早已将花园内打扫、清理的仆人派到了另一处去。

霍韫知的贴身侍从也守在花园外。

此刻园内仅霍韫知一人。

静静地等待着自己这位即将初次相见的未婚妻。

霍韫知看着添了许多颜色的园子,比自己前段时间来赴宴时要亮眼不少。

其实在这之前,霍韫知对这门亲事就算是接受了,也是抱着一种将来相敬如宾的过着就好,这位许小姐或许会与洛城的其他世家小姐一样,理解不了自己的与其他男子不一样的理想与追求。

自己在此之前也从未想过以后的另一半会是什么样子的,因为之前没有心动过,所以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就觉得怎样都好。

或许平淡一生就好。

直到昨日晚间。

霍明瑞难得一见的去找霍韫知谈话。

可能是看出来了霍韫知在对这门婚事无所谓的态度,又或许是想来一场父子之间的谈心。

风轻拂过花园,吹起阵阵花香。

花瓣在风的力道下,顺着风的方向,悠悠的落在湖面上,泛起点点涟漪。

霍韫知看着湖面,想起昨日父亲来找他时,给他说的话。

霍明瑞对他说,既然现在圣旨已经下,婚事已成定局,就算是现在的他与许家姑娘不算熟悉,没有感情基础,但是从名义上来说,霍韫知这个人已经和许令仪绑定在一起了,以后就不再是他的未来,而是他们的未来。

霍韫知是清郡王,许令仪就会是清郡王妃。

霍韫知是刑部尚书家的公子,许令仪就会是刑部尚书家的少夫人。

想那许家姑娘突然被赐婚也是懵的,随后霍明瑞又给他提了一下之前与许礼道谈及此事时,许礼道的态度。

一切只能说是阴差阳错。

既然如此,自己已经是许家姑娘的未婚夫,那就该拿出身为男子的责任和气概出来。

就算之前没曾想过该怎样相处,但是现在就该好好想想了。

就算他的身份稍微贵重了些,但也万不能叫人家姑娘受了委屈。

平日里,多约许家姑娘出来逛逛,许家姑娘也是才到洛城不久,想必许多地方都还未曾去过。

现在霍韫知既然有了名正言顺的身份,就可以带着许家姑娘多出去走走,带许家姑娘多熟悉熟悉洛城。

不要整日里就一个人闷头跑山上去,整日里也见不到一个人影。

洛城的风气虽说是比较开明,也没有什么女子不得与外男单独出行的规矩。

但,为了名声,终也没有多少人真的毫无顾忌。

现在霍韫知和许令仪已被赐婚,也定了亲,便可以说得上是名正言顺了。

霍韫知约着许令仪出去也是正常。

未婚夫妇间的交流,自然是不干旁人的事。

霍韫知面无表情的回想着霍明瑞对他说的话,这或许也是父亲多年来的经验之谈?

他也不知。

但是看父亲与母亲的模样,想必父亲当年也是如此吧。

但,很明显,霍明瑞是在告诉他就算是不喜欢也要有作为一个未婚夫的责任。

先好好相处吧,之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

吹着风,别看霍韫知挺直的站在那里,但其实心中的紧张和激动一点都不少。

脸上的温度并没有随着风的流散而消失。

就算之前再怎么不在意,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刻也还是会感觉紧张。

霍韫知之前也不是没和女子相处过,但那大都是在宫宴上,不止有他,也还有旁人。

当今太后最喜欢与小辈们待在一起,她说看着小辈们活泼的模样,让她也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

皇上为讨太后高兴,每次宴会都会特意安排所有前去赴宴的小辈们陪着她老人家。

宴上不止有皇家子孙,还有许多大臣子女,皆在其中。

但是像今天这样,单独与一位女子相处,也还是第一次,更别说这位即将与自己见面的女子又还是自己的未婚妻。

春日的阳光,透过树叶零零碎碎的洒落下来。

霍韫知听着身后的脚步声逐渐近了,不禁握了握拳头,本意是想让自己不要那么紧张,却发现自己手中有些薄汗。

霍韫知转过身去,将双手背在身后,挺直了腰身。

许令仪带着侍女从远处缓缓走来。

零星的阳光碎片洒在远处走来的女子身上,一身淡粉色的锦衣像是被染上了一层光晕。

霍韫知看的朦胧。

霍韫知向想,原来春日的暖阳也会晃到人眼。

许令仪渐渐走近了。

霍韫知晃了神。

不是什么一眼万年,只不过,在这一刻,在真真实实见到许令仪的这一刻,他想,这就是他未来将会携手一生的女子。

许令仪心中也满是是紧张与羞涩,勉强镇定的走到霍韫知面前。

半蹲行了一个姑娘家的礼数,声音低的几乎微不可闻:“见过清郡王。”

即使声音低低的,但也不难听出其中的些微颤抖。

她与我一样,一样紧张。

霍韫知在心中暗想。

“许小姐不必多礼,按理说……”霍韫知连忙侧身避开这一礼,话语间顿了顿再接着说:“你我已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往后不必如此。”

都怪这太阳,怎的这样晃人心神。

霍韫知感到脸颊微微泛热时在心中暗想。

霍韫知说道“未婚夫妻”时,眼睑微微下垂,似不好意思般避开许令仪一般。

许令仪听到这里,双颊也微微泛起了红晕,依旧低着头:“嗯。”

两人站在花园内、露于阳光中,周围的气氛充满了青涩与暧昧。

少年人的不知所措在此时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样的气氛让霍韫知觉得自己是该说点什么的。

“许…许姑娘,往后你叫我名字就好。”

霍韫知也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磕磕绊绊的说出这句话。

语气中满是紧张。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想伸手将许令仪扶起来,但是又觉得不好,手又往回收了收。

许令仪微低的眼眸中瞥见霍韫知这一动作,又听到霍韫知话语中带着明显的紧张感,不由得弯了弯嘴角,半敛的眼眸中,也浮起了淡淡的笑意。

这场相约,并不只有自己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