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商战 > 单手插袋拿麦,今天制霸舞台 造星专家9527

第七十三章 初印象不太好

小说:

单手插袋拿麦,今天制霸舞台

作者:

造星专家9527

分类:

都市商战

《Sixteen》的第一场公演规模并不大,使用的录制场地位于市区内,最多也就容纳三百来位观众。

节目组没给观众预留座位,好位置全看谁能挤、敢挤。

陆景桓左手拉着刘知珉,右手拉着Noze,得靠肢体的连接才能不被涌进来的观众们冲散。

当然,他承认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自己。

那些个往前挤的观众们,大部分都是女孩,力气还全是朝着他的方向使。

跟面包屑掉进鲤鱼池似的,多少有点滑稽。

刘知珉和Noze站在他身旁,完全是受了无妄之灾。

卢小猫甚至感觉屁股被人蹭了一下,回过头正要发火,却见肇事者是个漂亮女孩,一个劲朝着她点头道歉。

太挤了,都没有鞠躬的间隙。

女孩只能红着脸,自认倒霉。

只是身子完全缩成一团,尽量减少被人碰到的面积——小猫跟她哥大猫一样,都很抵触肢体接触。

陆景桓见左手边的小知珉情况也差不多,索性把她俩推到前面肩并肩,自己挡在后面。

本是出于好意,没成想弄巧成拙,反而让自己离“鲤鱼们”更近。

节目录制即将开始,上下全是就位阶段,除台上依稀有光,全场都是漆黑一片。

一双双不知来自何处的手直往他身上扒拉。

俞定延,这要不请我吃顿饭,我回头就给你联系方式删掉……

把一只太过分的咸猪手拨开,陆景桓满头黑线,咬牙想的是怎么薅回点利息。

这豆腐可不能被白吃!

好在这番折磨没持续太久,很快灯光就被全部打开,随着开场音乐响起,客串主持人黄灿盛登台,并顺势Cue出自家老板朴振英。

只能去头食用的振英xi今天也是活力满满,上下全是一身黑,外加个小红马甲,只要不看那张脸,还是有点偶像气质在的。

“在我心中,其实没有选定的成员。”一上台他就屁话连天,“总是会有这样的恐惧:好像没能好好看到成员们的魅力或长处。

“所以希望能听听大众们的意见——今天的胜负判定,只由各位的投票来决定!以及……

“但是,但是!

“我也会尽量传达自己的想法,来帮助今天到来的各位做出选择的!”

上面唧唧歪歪,没太专心的刘知珉听得一愣,“我咋没太听懂?”

半岛人说话是这样,磨磨唧唧吞吞吐吐,好像说得直白点会暴毙一样。

当然,主要还是她没听仔细,光顾着在意时不时碰到自己肩膀和背的陆景桓。

旁边的Noze正挠头,本想说自己也没太懂。

却感觉肩膀一沉,而且有声音传了过来。

“就是看表演后投一次票,听他吹一下自家练习生之后,再投一次票。

“投票结果直接决定选手去留,他不做任何干涉。”

陆景桓这家伙探到两人肩膀中间,乍一看跟个没有身子的怪人似的。

“要死了你!”刘知珉反应莫名的大,捂着右耳朝他嚷嚷,“吓我一跳!”

陆景桓一愣,“额……对不起。”

转念想到什么,他咧咧嘴,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别太为定延担心,她一定不会被淘汰的。”

见他会错意,刘知珉乐得误会,反过来故意皱起鼻子怼道:“怎么就一定了,你是预言家还是占卜师?”

陆景桓挠挠头,也不知道自己这心血来潮地笃定是怎么一回事。

或许是上一世偶尔瞥到过的碎片式信息在作祟?

他也不知道,即使知道也没办法解释。

只能讪讪笑笑,“嗨,管他的,咱们无脑投定延就行了嘛~”

“嘁……”

想起他之前撒开的手,小知珉假生气带出点真火气,“今天不假正经,站你的什么客观角度投票啦?”

这话是损他为人死板,过分追求公平公正。

“不了不了。”阴阳怪气的话对陆景桓毫无杀伤力,只是摆手笑道:“万一就因为这一两票,定延真被淘汰,你原地脱粉怎么办?这损失我可承担不起!”

吐槽的是卢景焕,就由她说去呗!

见他示弱,小知珉小嘴一歪,想笑却拼命忍住,只叛逆地睨了他一眼,“可别,今时不同往日,路涣xi可是大势偶像咯,哪还缺粉丝呀?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本想气得他牙痒痒,却见对方目光一沉,瞥了自己一眼,就一言不发地站回后面去。

不动声色间,气氛一窘。

刘知珉怔然了一会,明白自己说错话了。

气氛顶到这里,她只觉得再说什么都难为情。

干脆不服软地撅起小嘴,抱手扭转回身子,“专心”盯着舞台上的情况。

焦点暂时回到台上,十四位少女服装各异,被泾渭分明地分成了四组。

俞定延穿着蓝色棒球短袖,下摆做了加长处理,衣服敞开,里面是白色的运动背心和热裤,姣好的身材展露无疑。

身旁三位队友也是蓝色调服装,颜值都挺高。

陆景桓听着主持人一一介绍过去:

“MajorA组的林娜琏、俞定延、名井南、李彩领;MajorB组的朴志效、全昭弥……”

这轮赛制是这样的,上一轮比赛的胜者组即Major组分为A、B两队,败者组即Minor组也被分为A、B两队;

两个A队是竞争关系,两个B队也是竞争关系。

捉对厮杀出败者后,两位败者队伍再比拼一轮,角出输家中的输家,以及淘汰队员。

Major和Minor的评级每一次任务都会变更,赛程压力可见一斑。

俞定延是才从败者组杀上胜者组的。

如果公演输了,她又得回败者组,只有晚九点到早九点这个阴间时间段才能使用练习室。

这样的压力下,谁的心态能没有波动,光集体亮个相她都觉得紧张在加剧。

有意克制反而更紧张的模样被陆景桓看在眼里。

不经意朝她队友一扫,另外几位更不堪。

那位叫林娜琏的都还好,和俞定延手牵着手,尽量在克制紧张的情绪。

另外两个女孩,一个手抖得厉害,老盯着地板,打招呼时动作都比队友迟缓一些;一个看上去就年幼一些,被Cue出来朝对手放狠话,拿起话筒断断续续,好不容易说的几句,比起diss更像是在撒娇。

陆景桓想了想,好像年长一点,站姿外八的是叫名井南;年幼一点,声音软糯一对招风耳的是叫李彩领。

见她俩状态不似很佳的样子,陆景桓直皱眉。

行不行了还……

这么重要的比赛,可千万别拉胯了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