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商战 > 在星际成为传说 南朝近卫

第二百零五章 狠人狠事

小说:

在星际成为传说

作者:

南朝近卫

分类:

都市商战

“咚!”

姜雄残破的身体重重砸在人行道上,砸碎了无数地砖。

他双眼充血,嘴里不断呕出粘稠的血水,浑身剧痛,想要站立起来,但尝试了几次都无法成功。

他那仅剩的一手一腿,已经在坠落那刹那被撞断了,仅有一些血肉皮肤连接着。

而且脊椎也断成了几截,还能活着就不错了。

“啊……面具怪客……面具怪客……”

他怒吼,愤怒,不甘地大叫,整张脸都扭曲得不成人样了。

这是他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战。

不出一分钟,他就从一个实力强大的四级生物,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废人。

以现在的医疗技术,他身体上的伤势可以被治好,但心理上的阴霾估计要留一辈子了。

双方差距之大,令他愤怒,又令他绝望。

同样是四级生物,他这一身四级灵能是灌水灌出来的吗?

“姜老大!”

“姜老大你怎么样?”

地面上的战士们都震惊不已,齐齐跑过来,查看姜雄的伤势。

姜雄可是姜氏集团的支柱,是这一代的主心骨,也是诺大一个家族里唯一的四级生物,他不能死,姜家需要他的强大撑门面。

看到他这副重伤残缺的样子后,许多士兵都骇得头皮发麻。

只是几个交错的时间,强大的姜雄就被打成了这副模样,那面具怪客到底有多强?难道是他五级生物吗?

看那铺天盖地的恐怖金属碎片,哪怕不是五级生物,估计也不远了。

“快!快去把姜老大的手和脚捡回来,现在还能接上!”

姜家的年轻人又惊恐又慌张,急急忙忙跑去捡手捡脚。

可还不等他们把手脚捡回来,他们头顶的天空中就忽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阴影,他们抬头看去,惊骇地发现那是一根锈迹斑斑的恐怖钢梁。

“快走!把姜老大带走!”

“那面具怪客要赶尽杀绝啊!”

“走!”

远方还没赶到的士兵们拼命大喊,脸上都带着恐慌与焦急。

但已经来不及了!

“咻——咻——咻——”

几支细小的钢针从天而降,猛地刺入姜雄的身体,将他牢牢钉死在地面上。

无论那些士兵怎么用力,都无法将钢针拔出来。

紧接着,那根巨大的钢梁在半空中竖起,好似神灵手握的长矛,直指下方姜雄的脑袋。

姜雄瞳孔剧震,脸色急变。

在生死之间,他吐出几口鲜血,大吼道:“面具怪客,我等今天只是来找你谈事!现在停手如何?我们各退一步!”

是的,他怕了。

以他的地位,以他的身份,他不该这么狼狈的死在这里,他还有太多权利没有享受。

在开战之前,他预想过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两败俱伤而已,所以他此前想以伤换伤,给另一边的魏忠制造机会。

可现在他却是单方面被完虐,而苏夏毫发无伤。

魏忠也急忙停了手,大喊:“面具怪客,事情还没闹大,现在停手吧!再进一步将是天翻地覆!”

两个势力的主事人都发话了,在场的士兵也纷纷通过队内频道传给那些还没赶来的人。

那些战士齐齐停下脚步,在原地等待下一个指令。

战斗从开始到现在,也才几分钟时间而已。

两家出动了近千人,目前只有三百人左右提前到了交战中心区域埋伏,另外七百人还在赶来的路上。

鱼鳞城其余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收到了消息,纷纷关门闭户,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明面上绝不打扰这两家的行动,只在暗中关注。

“这阵容可真是豪华啊,居然连城防部门的部队都出来了,只是为了围剿一个人?”

“那人可是面具怪客,不能掉以轻心。”

“面具怪客也就是个四级生物而已,这么多人,哪怕去围剿一堆四级生物都够了!”

“……”

城里的大小势力都在暗中商量着,随时关注进度。

零点酒馆自然是最早得到消息的几个势力之一。

一听说这事,酒馆里的杀手们连任务都不做了,一个个待在大厅里吃瓜。

“出动这么多人,是想逼面具老大谈判吧?”

“面具老大会飞,谈个屁啊!”一个杀手羡慕地说,“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来去自如,潇洒如风,这才是杀手的顶尖境界!”

“那姜雄和魏忠都有专门对付飞行生物的能力,面具老大这把可不好跑。”

“话说双方为什么打起来,谁有内部消息?”

“……”

杀手们低声商量着,彼此交换消息情报,可谁都说不准具体原因。

一切似乎都只有能打完才知道了。

在一旁的红沙发上,唯一知道内幕的薛林一个人喝着酒,目光阴沉,静静等待下一条消息。

薛烈已经回来了,只是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对面具怪客的到来相当感兴趣。

“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我过去看看!”

仗着一身四级灵能以及顶尖的生存本事,薛烈在这座城市里并没有太多畏惧的。

他径直出了门,急速赶往战斗的中心区域。

而此时,在那片混乱的中心,气氛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面具怪客,现在停手,你还是我鱼鳞城的客人!”姜雄躺在地上大吼,嘴角溢血,每一句话都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魏忠收回了引力囚笼,压着心里的愤怒,大声说:“面具怪客,点到即止如何?”

两家的士兵纷纷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那个恐怖的身影,心里都是悬着的,等待那个决定他们命运的回答。

在这座城市横行了太久之后,这些人都已经见惯了敌人的死亡与妥协。

可苏夏只是笑了一声,笑声在这紧张的氛围中显得很讽刺。

带着几百号人过来,还说什么点到即止?

换做是他躺在下面,现在早就被分尸了,脑袋还会被作为战利品存在某家的展览柜里。

“嗡——”

那根巨大的钢梁猛的一震,嗡嗡作响。

这一刻,所有人齐齐一惊,都明白了苏夏的意思。

魏忠怒喝:“面具怪客,你敢?”

苏夏没有回话,目光冰冷,双手猛地往下一压。

钢梁瞬间下坠,带着无可阻挡的千斤之力,重重砸向姜雄的脑袋。

姜雄面色狂变,眼睛圆瞪,大喊一声:“不……”

那钢梁在他恐惧的目光中瞬间放大,轰的一声将他脑袋像是西瓜那样砸碎了,脑浆与碎骨茬四溅,整跟钢梁威力不减,有一半都没入了地下。

躺在地上的,只剩下一具浑身是血的无头尸体。

整片区域都寂静了。

无数震惊的目光落在那具尸体上,士兵们仿佛都石化了,难以相信自己所见到的。

强大的姜雄,就这样悲惨的死了?

“大伯!”

一个年轻人大叫,打破了寂静,冲上去抱住姜雄的尸体。

他红着眼睛,浑身颤抖,声嘶力竭地大喊:“都还在等什么?去宰了那混账啊!”

“是!”

这年轻人显然地位不低,后方的士兵们齐齐回答,开始行动,整片区域瞬间又被嘈杂的声音笼罩了。

与此同时,中途那原地待命的士兵也都收到了消息,姜家的人大多愤怒了,誓要为姜雄报仇,而魏家的人都震惊不已。

既震惊面具怪客的强大,又震惊于他的魄力。

以姜雄的背景,他居然说杀就杀,像是个无法无天的疯子,难道他真的什么都不怕吗?

“都跟上,快!”

“今天一定要把那该死的家伙留在这里!我要扒了他的皮!”

在这些士兵中,地位较高的,基本都是和姜雄血缘关系比较近的。

诺大一个家族,亲缘远近不同,得到的培养资源也不一样。

那些受过姜雄关照的姜家年轻人对苏夏尤其憎恨,一个个红了眼睛,咬牙切齿:“把留守营地里的人都叫出来,带上重火力!”

“不是不能用金属吗?”

“管那么多干什么?他面具怪客再强,能控制十几公里外的金属吗?直接在远处架设阵地,轰他娘的!”

“会轰到自己人!”

“那就先封住他逃生的路线!”

整座城市都充满了杀意,血腥弥漫,仿佛一个即将启动的绞肉机。

各大工厂、商店、培养基地等等全都停工了,所有居民都收到消息,居家不出,今天全体放假。

主宰这座城市的两个家族暴怒了,要让苏夏付出血的代价。

平日里还敢跟着两个家族暗地里较劲的大小势力,现在全都没了声,一个个缩在自己的地盘里,生怕触了霉头。

“姜雄居然死了,还死得很惨。”

“面具怪客也太狠了!”

“他不给自己留一点退路吗?”

在这条消息传到酒馆时,整个地下一层都快要沸腾了。

只要是在这座城市生活的,基本都被两个家族的人威胁过,哪怕是自由自在的杀手们也不例外,经常碰壁,十分憋屈。

听说苏夏冷漠无视了两家的威胁,以果决且残忍的方式击杀姜家这一代主事人后,杀手们将自己代入苏夏的角度,几乎爽到灵魂颤抖。

在一群激动的杀手中,坐在沙发上的薛林显得格格不入。

他抿了口红酒,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打吧,打得越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