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被迫披上替身马甲后我又回来了 呱哩咕噜

意大利之行

小说:

被迫披上替身马甲后我又回来了

作者:

呱哩咕噜

分类:

穿越架空

摸鱼两天,风见望结终于收到了组织内部的人事调令,邮件上列明时间和地址,让她准时到达与新任搭档会面。整得这么神神秘秘的,就直接告诉她搭档是谁不就好了,她会自主联系对方。

她紧赶慢赶,提前五分钟赶到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一个男人候在原地,背着一个琴包,一见到她便朝她挥了挥手。

胡渣男人眨了眨眼睛,友好地朝她伸出手,弯起眉眼笑道:“顺风,非常高兴能与你搭档,以后请多多指教。”

此时阳光正好,洒在他细碎的黑发上,在他的头顶隐隐约约形成了一个模糊的光圈。

这特效……

是天使啊!

在组织传出「惊!败犬顺风惨遭琴酒厌弃」的谣言之后,伏特加觉得自己每日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琴酒大哥原本就吓人的脸色现在更吓人了,本来还会对卧底叭叭几句“坦白你的身份”、“招出你的同伙”、“我可以让你死得轻松一点”,现在一句废话不说,直接一枪爆头,身体力行诠释「我就是个莫得感情的杀手」。

可是他能怎么办,这是组织NO.2朗姆的决定,他改变不了的。

顺风!你赶紧回来吧!

风见望结并不知道远方还有一个苦情人正在思念她,她此时正乐不思蜀,愉快地和苏格兰漫步在佛罗伦萨美伦美央的大街上。道路两侧是具有历史感的复古建筑,来来往往都是热情浪漫的意大利人,身着色彩浓烈的印花衬衫。

这是他们搭档后的第一场任务,暗杀某个黑/手/党的头领。和波本那次任务一样,身为狙击手的苏格兰负责执行,风见望结给他做僚机。

唉,又是一次被小看的任务。

风见望结心安理得地公款旅游。

她的舅舅艾德蒙继承了家族的珠宝生意,为了获取设计珠宝的灵感经常会到世界各地旅游,自然不会放过艺术之都。她跟着舅舅在佛罗伦萨住过一段时间,脚步踩遍每一个角落,对这里的大街小巷都熟悉得很,拉着行李箱给苏格兰介绍这一条大街的历史和旅游景点。

苏格兰认真地倾听,偶尔提出一两个问题。

“顺风对这里很熟悉,”他笑道,“之前是有来过佛罗伦萨吗?”

风见望结来过,但铃木由美没有。

于是她用上了万能的借口,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是杀手的自我修养,我们伪装的是旅客,所以我提前做好了游玩攻略。怎么样,是不是被我唬住了。”

苏格兰笑了笑:“这样啊,我在飞机上也有翻过旅游手册,不过没有顺风你看得这么细致。肯定是提前做好了功课吧,真靠谱。”

闻言,风见望结眨了眨眼睛看向他,突然之间发现对方有一个显而易见的优点。

苏格兰会认真地倾听别人的每一句话,并且诚挚地做出答复。

比如说她刚刚显而易见的托词,如果是她的话估计只会回答“是哦,被你唬住了”这种说了但又没有完全说的社交用语。但苏格兰不同,他会真诚地表达自己思考过后的看法,并表现出对她的肯定与赞扬。

没有人会不喜欢彩虹屁。

而她也是人。

面对金发女人直白的目光,苏格兰想了一圈也没有想出原因,困惑地问道:“顺风,怎么了?”

“你真是个好人。”风见望结真情实意地夸赞。原谅她是个理工女,文学修养有限,只能说这种大白话了。

苏格兰眼睛一眨,莫名其妙地笑了:“其实在霓虹,好人是表示拒绝的意思。”

“拒绝什么?”

“唔,告白之类的。如果男生向女生告白,女生说‘你是好人’,就代表拒绝这个男生。”

风见望结:……?

她的头顶都要冒出无数个小问号。

“抱歉。”对方困惑的神情像极了一只幼犬或者幼猫,清澈的眼睛像是在询问饲主怎么还没有把她的牛奶端上来。苏格兰觉得好笑,忍不住又笑了一声,连忙轻咳一声压下笑意,努力正正经经地回道:“我突然说了些奇怪的话,请不要在意。”

“没什么好道歉的啦,我并没有觉得冒犯,”风见望结挠挠头,觉得对方似乎过于礼貌了,“我们是搭档,以后很长时间都会共事,可以放松一点相处。”

苏格兰自然笑着应好。

他们很快就到了酒店,因为是伪装成情侣,所以他们只订了一间大床房。

毕竟是任务需要,风见望结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关系,也不会觉得尴尬,很自然地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她随意扫了一圈,看向房间中央的双人大床:“那我们今晚——”

——一起睡?需要在中间隔开吗?

她话还没说完,苏格兰已经打开衣柜翻出备用被子,一副很抱歉的模样:“我打地铺就好。顺风,你睡床上吧。”

风见望结默默闭上嘴巴。

其实她并不介意和苏格兰睡在同一张床上的。

毕竟对她来说,睡觉就是闭眼睁眼的事情,睡在哪里、和谁一起睡都没有区别。但苏格兰都这么说了,她要是反对的话会显得她像个变态,想要对苏格兰做这样那样的事情,所以她决定还是老老实实闭嘴。

洗漱完她一边盘腿坐在床上擦头发,一边翻看手机,看到伏特加给她发邮件,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愚蠢的阿伏啊,她这才刚走就开始想念她了吗?

她觉得好笑,回复:「给你独占琴酒的机会,感动吗?」

等了一会对方都没有回复,她掐指一算东京现在正是凌晨,对方估计是正在做着美梦,随手给琴酒发了句「晚安」,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结果手机下一秒就响了起来。

她了然地接通,笑着朝电话那边的人说道:“你这作息乱七八糟的,总不至于我不在你就睡不着了吧。”

“女孩,你总是抱有如此可爱且愚蠢的想法。”琴酒嗤笑一声,品尝了一口顺风威士忌,觉得整日阴郁的心情似乎舒然了一些。

“那我要向你展现更可爱的想法了,”她一本正经地说道,“离开的第一天,想你。”

“恶心,我要作呕了。”

嗯,她就当做琴酒在用恶言恶语掩饰他内心的害羞好了。

说起来,他们该干的都干过了,所有人也认定他们是「恋人」,但他们之间好像很少会说情话,像「喜欢」、「爱」的词汇更是没有。

真心相爱、相互扶持、共度余生。

通关的第一阶段她达成了吗?

风见望结往后一倒,喊了对方一声:“琴酒。”

“嗯?”低沉的嗓音顺着电流显得有些失真。

她翻了个身,问他:“顺利的话下周就能回去,到时候你要来接机吗?”

“爱撒娇的小女孩。”琴酒似乎在嘲笑她,又似乎感到愉悦。

“是哦,”她不满地嘟喃了一句,“别人想让我撒娇都莫得机会,也就只有你运气这么好。”

苏格兰洗完澡看到的就是这一幅场景。

金发女人趴在床上打着电话,脸上带着真实温情的笑意,时不时笑了一声,像是被电话那边的人逗趣了一般。此时的氛围太过温馨,映着酒店暖黄色的灯光,以至于他停下了动作,一时之间迈不开步子。

风见望结察觉到对方的出现,抬头朝他比了个「抱歉」的口型,指了指自己耳边的手机。

苏格兰笑着摆摆手表示没关系,坐到一边的单人沙发上打开电脑。电脑屏幕背对着她,她也不知道对方在查看些什么。

“怎么了?”琴酒似乎察觉到对话中途短暂的空隙,敏锐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风见望结没有在苏格兰面前和琴酒电话闲聊的打算,笑嘻嘻地终止话题,“明天还要早起踩点,我准备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

电话挂断,她想了想还是对苏格兰解释了一句:“是琴酒的电话。”

“这样啊,”苏格兰抬头看向她,应了一声,“你和琴酒的感情真好。”

风见望结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苏格兰笑了笑也不准备深入这个话题,把电脑屏幕转过来面向她:“我在查看佛罗伦萨的地图,你对这里比我熟悉,觉得在哪里狙击会比较合适?”

下周就是施洗者圣约翰节,黑/手/党头领会与位于佛罗伦萨的情人欢度节日。城市中会有花车巡游、马路集市,中央广场还会燃起篝火。风见望结略过地图,综合考虑撤退路线,很快就敲定了几个狙击点。

当然,她只是提出自己的意见,是否采纳还要看狙击手苏格兰。

“那我们明天就去这几个地方看一下吧。”苏格兰笑道。

他敛下眸里的情绪,将目光落在电脑屏幕的地图上。顺风确实懂得狙击,但并非是他那样专业的狙击手。因为跟着琴酒,她的业务范围很广,可以说是什么任务都会涉及到。但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做出和他几乎一样的判断,她的狙击能力和现场判断肯定不容小觑。

正如波本所说,传言中描绘的顺风完全不可信,她本人的能力可以在组织里排得上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