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商战 > 从演绎绝症患者开始 一只小瞒

第十九章 群演生活(求投资收藏!!!)

小说:

从演绎绝症患者开始

作者:

一只小瞒

分类:

都市商战

她走了之后,时间过了一个月。

刘晓瞳的离开在横店没有泛起一点波澜,就像从没来过,没有会提起她,没人人记得她,除了余秋凉自己。

其实余秋凉的生活也没有发生什么大改变,休息两天就出去接活了,只是看着隔壁空落落的屋子,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现在除了接活和“上课”之外,他最喜欢的就是发呆了,大脑放开什么都不用想的感觉让他很放松,有时候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这样让他也开始变得沉默。

他早就已经看透了,横店不是草根的天空,群演在这根本没有出路,这里就是一个绞肉机,像怪物一样来人带骨的把人吞进去,然后吐出来,人还是那个人,只是丟了魂儿。

一大早上,余秋凉还在系统课程中学习,一个电话突然响起中断了课程,余秋凉揉了揉眼睛,接通了电话。

“喂?建哥。”

“怎么的?才睡醒?你这大小伙子比我还能睡,行了,我也不跟你多废话了,给你介绍个大活,估摸着得拍好久,干不干?”

“行啊建哥,反正最近也挺闲的。”

“行,待会下午三点过来演员公会。”

建哥是演员公会的办公人员,余秋凉回到横滨以后,靠着系统他的演绎事业也开始蒸蒸日上,因为他的演技也足够好,打刚回来当群演的第三天起,就有导演注意到了余秋凉。

不管是什么宫廷剧,战争剧,演太监,学生,军人,厨子什么的,他都可以胜任,导演们也喜欢上了这个价格低,质量高的全功能特型。

他的履历越来越厚,演员公会那边办公人员夏建也注意到了余秋凉这个实力演员,抱着宁抓错不放过的想法,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他发现余秋凉居然是2年前帝都电影学院的毕业生,这简历可和其他群演不一样,虽然想不通为啥科班出身会来横店干群演,但也不阻碍他们把戏介绍给余秋凉干。

名气打出去之后,越来越多大导演找他充当“救火员”,余秋凉居然也出现过撞档期的情况,这样一来,他也有资格去挑选一些优质剧本,他可不想一辈子饰演一些名不经传的小角色。

余秋凉现在可和刚穿越那会儿不同了,他发现他喜欢上了演戏,不仅仅是作为谋生的手段,而是享受着从看剧本了解背景故事,深入人物性格,然后淋漓尽致的演绎出人物,对它注入灵魂,仿佛让演绎的这个人活了过来一般,这是多么令人愉悦的一件事。

至于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应该是和拍摄《霸道总裁爱上我》那部戏有关吧。

演绎着角色,就像过着别人的人生,就像到别人身体旅游一样,每一次竭尽全力的表演都令他陶醉,每一次和别人在演技上比拼都让他着迷。

现在他接戏都是靠着演员公会,并不是像之前一样影视城门口等着群头来喊人,这样一来,他也算正式脱离了群演的身份,向着一个真正的演员进发。

“《红军长征》第十三场,第十一幕,开始!”

这一幕戏,余秋凉饰演的是一个小兵,男主角演的是指导员,讲的是他们团翻过大山北上长征的故事。

宛如流浪汉般的余秋凉拿着铁勺刮着黑漆漆的锅底,企图能再扒拉出一点的米粒。

指导员见着了,走过来拿着碗就要往他的杯子里倒粮食。

“我…我不用,我够了,我真的够了指导员。”

“听我说,你还得抗机枪呢。”

“我真的够了,你甭管我。”

余秋凉把口杯举的老远,另一只手推脱着指导员,一旁的特招小兵糖豆见着了,直接过去把自己的粮食倒进了余秋凉的碗里。

“唉?”

“这不行,你个娃娃还不够吃呢。”

指导员欲言又止,余秋凉见状,拉着糖豆的手将要给他倒回去。

“不用了,我有糖。”

糖豆糯糯说了一声,然后一只手将碗背过身后,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一颗糖给俩人看后,迅速的剥开糖果包装喂进自己嘴里。

他吃了糖以后,故作轻松笑了笑,又摸了摸自己鼓鼓的口袋,“全是糖,咱炊事班还能没有吃的?”

余秋凉和指导员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一瞬间都陷入沉默。

吃完饭以后,他们团又开始翻山,扛着机枪走了好几里的路,余秋凉肚子又争气的饿了,应该说他就没有吃饱。

“娃娃,你那还有糖吗?”

“甜掉牙。”

“那你那兜里还有啥?给我看看。”

糖豆嘴里喘着粗气,有点精神恍惚说道:“给你瞧了,一会儿,给我看看你的机枪。”

“行啊,等咱翻过这座山,随便给你看。”

这句话没有得到回应,回头一看,糖豆已经坐在地上休息了。

余秋凉这时候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步履蹒跚的走过去,拉着糖豆的袖子想拽他走。

“豆,别坐着,快起来,走……”

拉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一点都拉不动,再回头一看,糖豆手里死死抓着一颗糖,却一动不动,他已经死了。

“豆?”

余秋凉拿过他手里的糖果,拆开包装一看,这哪里是什么糖果,里面赫然是一块石子,再摸摸他的兜,里面装着的也全是石子。

“糖豆……”

余秋凉抱着糖豆的尸体,心里很悲伤,可因缺水干涩的发红眼睛里却挤不出一点儿的眼泪。

“峰儿……”

“丟下了?”

他回过头看着指导员,光看着指导员的躲闪的眼神,余秋凉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他抓着指导员的衣领用力的恳求。

“不能丟啊不能丢。他还是个孩子啊,不能丟啊指导员。”

“咔,这条过了,下一条准备,全剧组的赶紧把群演的衣服准备好,十五分钟后开拍,都他妈的给我动作利索点。”

余秋凉从战壕里爬出来,身上弄的全是土,爬上去之后吐了口吐沫,管剧务要了一根烟,乐滋滋的点上。

戒烟?太难了,下辈子有机会再戒吧。

“余秋凉!你他娘的滚边上抽,待会老子要是发现镜头里有一个烟头,你看我敢不敢扒了你的皮。”

突然一声怒吼吓了余秋凉一个哆嗦,回头瞅一眼,就见着导演瞪着两大眼珠子,撸起袖子鼓起青筋像是要杀人似的,余秋凉连忙不好意思的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一溜烟像狗腿子似的给导演点上一根烟。

“你小子别以为猫在角落我就找不找你,下次被我抓着你就等着被扣钱吧,一次五百,第二次一千,我看你有多少钱给我扣。”

导演弹了一下烟灰,拍了拍余秋凉的肩膀笑骂道,其实抛去工作上的领导身份,余秋凉和剧组里的每个人关系都处的不错,哪怕导演也是一样。

“成,我不是下一条还得拍吗?我就寻思着就地解决了,不过我肯定不会往战壕里丟烟头,至少我也会埋起来,哪里敢被您老发现。”

“我信你个鬼,别贫嘴了,快去补个状,马上就拍下一条了。”

“得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