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商战 > 从演绎绝症患者开始 一只小瞒

第九章 培训课程(模仿六)

小说:

从演绎绝症患者开始

作者:

一只小瞒

分类:

都市商战

一段感情的开始,必定是起始于一方有所企图,或者是贪图别人身体的欲望,或者是作为人产生的孤独感从而使其精神层面追求名为“爱情”的东西。

宋鹏和沈萤就是这样,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中,他俩简直就是关于异性相吸课题的教科书案例。

沈萤在得病前也只是个普通人,再怎么说也才27岁,在听到要为老蒋头换上寿衣时,都害怕的哭了,见着老蒋头离世,再联想自己的病情,她能不怕吗?强烈的孤独和恐惧,很容易会让她想要接近靠谱的男性。

余秋凉躺在床上刷着癌症患者病友群,这群是当初魔都胸科医院给他诊断的医生拉他进的,里面的这群人余秋凉在现实生活中也没见过,群里大家打招呼的方式也和其他人不一样,普通的群都是发个“早”,而这个群每天刷屏的只有清一色的。

“我还活着。”

这群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已经有了上千把人,曾经刚进群的话唠也变成了潜水怪,最近余秋凉的症状也越来越严重,半夜总是会因为剧痛而醒,就算吃了止疼药也不济于事,除了肚子,他整个人都瘦的脱相。

后来,沈萤和小军的关系也走的挺近,他们三都还没过三十,基本没什么代沟,他们也经常性的到余秋凉的屋子,一起打牌玩游戏看枪版电影,也会互相拌嘴,和他们在一起,余秋凉总有种自己还年轻的错觉。

再后来,宋鹏和沈萤一起去做了化疗,一起住院,一起脱发,一起厌食,一起呕吐,相互的陪伴,让他们一起度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时光。

至于余秋凉只是去脱了个发,然后又回到旅店,别人问起,他只说是做完化疗但没钱住院,所以早点回来了。

这种苦中作乐的日子又过半个月,直到……

“三带一,我出完了。”

“你家三带一还能垫一张牌啊?余哥你管管他啊。”

“我哪有垫,愿赌服输好吧。”

宋鹏从旁边拿起一卷胶袋,撕开一点用牙咬开,然后贴在沈萤的脸上,这就是斗地主输家的惩罚,沈萤不情愿的把牌洗好,站起来去叫坐在电脑桌前的小军。

“小军,姐输了,到你了,小军?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小军和沈萤平常的关系最好,毕竟女人的心是最软的,她很容易对一个可怜的小孩抱有母爱,此时看到小军脸色十分难看,双手捂着肚子趴在电脑桌子上,她的心立马就悬了起来。

“我难受……呕…呕!”

小军刚从凳子上站起来就开始呕吐,余秋凉和宋鹏赶紧站起来,看到地面上一滩的血迹后,马上就意识到事情不妙。

“小军犯病了,赶紧送医院,快点的,别他妈傻愣着了。”

关键时候,还是年龄大的余秋凉先反应过来,叫着吴老头骑上他的三轮,大伙把小军抗上去,一起去了医院。

小军被送进了抢救室,沈萤的泪水如断线的项链不停的掉落,眼泪怎么也擦不完,宋鹏安慰着沈萤,余秋凉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脸色同样面沉如水。

他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但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小军这个不愿意拖累父母从家里偷跑出来的他哪有什么钱治病啊。

“陈小军的家属在哪?”

“在这呢!医生,这孩子到底怎么样了?”

“你是?”

“我是他叔。”

“直系亲属吗?”

余秋凉愣住了,握紧的拳头无力垂下,这时候宋鹏走出来,撒了个善意的谎言:“我是他哥,他父母不在了,是我和他叔拉扯他长大的。”

“肝癌晚期,肝脏大区域已经坏死,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建议保守治疗,他的身体状况也不能支持他进行一次手术,而且如果你们不是直系亲属,就算签字了也不具备法律效应。”

三人都听出来了,医生的意思是就算进行手术,小军也有很大概率会死在手上室里。

沈萤张了张嘴,想说一些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小军的话,可到最后,只能无助的蹲在地上哭泣。

三天后,小军出院了,不是病好了,而是没钱继续住下去了,并且继续住下去病情也不会好转,按照小军的意愿,与其死在医院,不如死在旅馆,死在家里……

“叔,我肚子疼。”

“肚子疼啊怎么办,啊,对了,沈萤你去拿个热水袋来,不用太热,感觉怎么样,舒服点了吗?”

“嗯,好多了,叔你年纪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哭呀?我担心,我好着呢,而且咱不是早就看淡了吗,死了也不用遭罪了,多大点事啊,话说这时候我是不是该立个遗言什么的。”

“别说这种话了,你看你沈姐都要哭了,你有啥愿意你说,叔给你办。”

“我……我想我爸妈了……”

化疗的时候没哭,吃药的时候没哭,这个坚强的孩子说到父母,最终还是哭了出来,虽然是为了不拖累家里才选择偷跑出来,但他无时无刻都在思念着他的爸妈。

“行,你家电话多少,我给你打。”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确认之后再拨,sorry……”

电话是空号,但余秋凉还是反复拨打了好多遍,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小军的这个心愿怕是实现不了了,和宋鹏合计一下,回到房间,对着小军撒了谎言。

“电话打通了,你爸妈这就过来,不过得坐火车呢,估计还得等几天。”

“还要几天啊……我可能撑不了那么久了。”

“别他妈说这些话了,听着,你给我撑住,再等等,你爸妈过几天就来了。”

“那我等着,叔,你说我是不是不孝顺啊,自己偷跑出来,最后还要他们给我带回家……”

在小军最后的时光里,余秋凉三人也是最煎熬的,三人不停的在网上发信息,在病友群里发小军的照片,最后甚至找到了媒体,希望能联系到小军的父母,但最后……

十月十五号这天,小军又一次吐血了,衣服也被血水打湿,神智也开始模糊不清。

“叔,把我照片给我一下,你看帅吗……”

“帅……比叔帅多了,也比你宋哥帅多了。”

余秋凉背对着身子,不然看小军的脸,他害怕小军看到他哭,认识到自己快要死了事实。

“没……叔你比我帅多了,对了,怎么今天不见着茧姐?”

沈萤躲在门口偷偷的抹着眼泪,她害怕的要死,实在不敢面对这个模样的小军,但小军叫了她的名字,她努力的挤了个笑容。

“怎……怎么了小军,是有什么话跟姐姐说吗?你说,我听着呢。”

“余叔,宋哥,萤姐,谢谢你们,能遇到你们……真……真好……好困啊,我爸妈怎么还没来啊,我想回家……”

小军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