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真千金不想当万人迷(双重生) 九江玉

魏巡

小说:

真千金不想当万人迷(双重生)

作者:

九江玉

分类:

穿越架空

梅韫素抿了抿唇:“最近在忙学府的事,拜帖都是师父在看。”

梅韫素顿了顿,难得抬头看她一眼。

梅清婉气急,眼珠子一转,又将话题扯到了梅韫素身边空荡上。

“花灯节可是双人出行的好日子,可姐姐身边……”

嘴里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梅清婉吞了回去,她诧异地看向身边的男子。

先前搭上的手已然被他不留痕迹地扒了下来,整个人朝一旁退了几步。

梅清婉眼眸暗了几分,心中有个不好的猜测,勉强勾起笑容,声音晦涩。

“魏公子…这是何意?”

魏巡完全不理她,一双露在外面的细长眼眸紧紧盯着梅韫素。

“郡主身边太过空荡,不知……”

梅清婉露在外的杏眼瞪大几分,不可置信地望向魏巡。

这可是她央着母亲许久,才为她找到的贵公子啊!

梅清婉心中怒火大作,将全部责任都归咎到了梅韫素身上。

她恶狠狠地盯着梅韫素,恨不得那计谋此刻就开始。

魏巡正欲将自己的小心思托盘而出,却戛然而止,眼中含着几分惊讶。

梅韫素一身粉色襦裙,身旁多了一道淡紫色身影。

一只骨节分明,在暖光下氲出冷白的手虚搂在她腰间。

来得突兀,但一粉一紫,色调相搭,看上去却是极为般配。

魏巡口中还没说完的话,在触及到男子微眯眼眸中透露出的危险目光后,倏地吞了回去。

那眼神仿佛是草原上的猎豹正虎视眈眈地打量着觊觎自己意中人的,不知死活的猎物。

魏巡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微不可见地朝后退了一步,离那瘆人目光远了些。

后背爬上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梅清婉瞪着一双眼,目光来回在梅韫素和魏巡之间流转,陡然出现的一道身影,让她愣了愣。

瞧着那抹淡紫色的衣角,梅清婉蹙了蹙眉头,目光朝上看去。

来人身姿峻拔,只站在那不动作便给人一种甘愿臣服的感觉。

梅清婉心脏颤了颤,带着几丝隐秘的悸动。

往上看去,即使带了一银色的玄铁面具也遮不住男子清晰利落的下颌线,像是被仙子好生雕刻过的一般。

露在外面的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半眯着,蕴着一股醉人的笑意。

梅清婉心尖一颤,倏地收回眼神,指尖不自觉搅动着手帕,将其捏地皱皱巴巴的。

魏巡见梅韫素身边有人了,且来人正居高临下地俯视他,带着一股审视和……

傲视。

像是打心底看不上他。

魏巡吞下那口闷气,只得退而求其次回到了梅清婉身边。

梅清婉见魏巡小幅度伸过来的胳膊,心中冷笑一声,但还是顺从地挽了上去。

淡紫色衣袍的男人目光太过危险,梅清婉将口中讽刺的话悉数吞下,心中有了其他的计较。

宋小将军知晓梅韫素同其他男人靠的这么近吗?

那男子长得好看又如何,还不是比不上宋小将军。

梅清婉心中嗤笑,梅韫素这可是脚踩两条船翻船了啊。

等她将这消息告知宋小将军。那他岂不是……

梅清婉含着淡淡的笑意深深看了那一双玉人一眼,也不再计较魏巡方才想弃她而去,另寻梅韫素了,心情大好,扯着魏巡走了。

梅韫素反应平淡,见人离开,又立即朝一旁移动几分,避开带着热气的怀抱。

宋鹤轩却是不依不饶,大步一迈又跟了上去,将人圈在自己的领地。

街边的纷纷扰扰此刻像是潮水般猛然退去,梅韫素只能听到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声。

或许,先是空了一瞬再加快的。

梅韫素有几分不适应这么近的距离,挣扎着要往另一边走,却被一只滚烫的手箍紧了手腕。

宋鹤轩本就心里藏着气,见皎皎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远离,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伸出手将人拉了过来。

不知道是没控制好力度还是故意为之,梅韫素身形一抖,整个人都朝宋鹤轩扑了过来。

灼灼热意朝梅韫素扑过去,熏得她小脸绯红。

手腕被箍着,梅韫素使不上力,只好在宋鹤轩怀中不停地扑腾,用高挺的鼻尖来回磨蹭。

宋鹤轩望着怀中不停乱动的脑袋,心中满满涨涨的。

一股淡淡的梅花香自下而上,渐渐盈满了宋鹤轩的鼻腔。

突出、锋利的喉结滚动一圈,宋鹤轩眼眸暗了暗,哑着嗓子问:“为什么不给我回信?嗯?”

梅韫素挣扎的动作停了下来,微微拉开了几分距离,正想抬头,又被一股力量拉了回去。

“就这样,我想抱抱你。”

胸腔不断地震动,往日清脆宛如清泉击石的嗓音蒙上了几层嘶哑。

梅韫素无法,只得将脸彻底埋进人的胸膛,企图遮挡住面孔不让人瞧见。

隔着几层衣物,梅韫素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闷。

“什么信?我收到的十几封信里可没有一封姓宋的。”

嗓音闷闷的,但仍听得出来声音的主人强调了后半句,有几分咬牙切齿。

宋鹤轩一怔,但随后又轻笑出声,嗓音低沉,带着若有若无的气音,落在梅韫素耳中,像是带着一把小勾子,不断地撩拔。

梅韫素白玉似的耳垂又红了个彻底,她恼怒地动了动:“笑什么!”

话说出来,梅韫素才后知后觉,信封都是靖王爷派人送来的,将一封信拦下来……应当是很容易的。

梅韫素默言,不再挣扎,宋鹤轩见人安静下来,眼中的笑意更深。

过了半刻钟,周遭的人越来越多,都朝着一个方向涌去,好几对小情侣打笑地朝他们投来目光。宋鹤轩脸皮厚,倒也没什么感觉,反倒是像鸵鸟一样将自己埋起来的梅韫素整个人都冒着热气。

“放开我。”声线稍稍颤抖,但更多的是坚定。

宋鹤轩舔了舔后槽牙,轻轻“啧”了一声。

梅韫素以为人还不放手,正想沉下脸再重复一遍,就突觉眼前光线明亮了起来,一时差点睁不开眼。

梅韫素眯了眯眼眸,从缝隙中扫了一眼宋鹤轩。

不得不承认,即使带上了半块玄铁面具,宋鹤轩依旧是引人注目的。

他总是人群中最为亮眼的存在。

梅韫素抿了抿粉唇,转身跟着人流往前走,没打算理那个“流氓”。

一上来就将她扯进怀抱,这不是流氓是什么?

宋鹤轩看人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还有转头时的那个淡漠的眼神,有几分愣怔。

他提步快速追了上去,跟在她身边,小声询问:“怎么了?”

梅韫素不理,甚至微微向一旁侧了几分。

宋鹤轩挑了挑眉毛,长腿一迈,将路挡了个完全。

梅韫素正独自谴责着他,没有注意前方多出了一条修长的腿,直直撞了上去。

眼见着整个人就要朝地上倒去,梅韫素紧张地闭上了双眼,祈祷着不要太疼。

下一秒,一股熟悉的竹香扑面而来,带着一股炙热。

“皎皎想让我抱就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地投怀送抱的。”

喑哑带着几分藏不住笑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梅韫素刚勾起的唇角又落了下去。

她面无表情地推开宋鹤轩。

“你幼不幼稚。”

半晌无言,一股诡异的沉默将两人包围住,隔绝了周围的热闹。

梅韫素莫名有几分心慌,她是语气太重了吗?

梅韫素忐忑地抬眼,粉唇微张,想同人解释,却见宋鹤轩整个人朝她压过来,带着沁人的淡香。

余光中,有几对大胆的情侣趁着喧嚣,在朦胧的月色下抱成一团。

男子低头,女子踮脚,两人如胶似漆地紧贴在一起,正干着那羞羞的事……

梅韫素倏地收回眼神,不敢再看。

她以为她看了许久,可才过了不过几秒。

修长的身影越靠越近,将皎月倾洒下来的月华都遮了个一干二净。

他不会是要……

梅韫素心跳如雷,脑海中正打得不可开交。

竹香越来越近,近到梅韫素恍然觉得自己置身在一片竹林中。

只不过,这竹林带来的风却是炽热无比。

阴影落在了梅韫素的脸上,带着一层薄薄的气息。

梅韫素紧闭着双眸,不敢有所动作,只隐隐觉着有什么东西正越靠越近。

刚刚消了颜色的耳垂又染上了粉霞,白里透红。

就在那一片阴影要落在她脸上时,梅韫素如同梦中惊醒般猛然睁开双眼,将人往一旁推。

声音带着些颤抖和羞涩:“不,不可以……我们还没……?”

梅韫素一口气说了半句话才敢睁开眼同人对视,却见他一只手半僵在空中。

一阵无言后,宋鹤轩眼底晕开一片笑意。

“你以为是什么?”

宋鹤轩又近了几步,抬手将压在面具下的一缕青丝抽了出来。

“你该不会以为是……”

宋鹤轩慢条斯理地开口,话说到一半就被人捂住了嘴。

柔软、白皙的手掌紧紧贴在薄唇上,微凉的触觉从嘴唇上传来。

带着一股酥酥麻麻的痒意。

宋鹤轩漂亮幽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梅韫素,眼底晕着些许疑惑。

梅韫素愣了愣,不自在地移开眼神。

“没、没有,你别乱说。”

两人身高相差较大,梅韫素微微踮起脚尖才能捂住宋鹤轩的嘴。

她脊背笔直,声音些许颤抖,带着涩意。

宋鹤轩垂眸盯着她,缓缓勾起唇角,轻笑出声。

梅韫素感觉掌心传来一阵细微的痒,带着几丝麻。

薄唇本是微凉,但他轻笑出声,一股温热的气息喷涌而出,洒在她掌心,激起一片颗粒。

梅韫素倏地收回手掌,缩在背后,指尖不自觉摩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