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猎犬和薛定谔的猫 风不停

敬友谊

小说:

[综]猎犬和薛定谔的猫

作者:

风不停

分类:

现代言情

「书」和「狱门疆」内封印的能量还在僵持。

能量的冲击下,大仓的身影变得虚幻,有些若隐若现。

太宰咬紧牙关看着,不知道该不该伸手,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无措。

飞鸟井观望了一会儿,突然对太宰开始交代:“这个世界是一个支线世界,非常不稳定,为了提升「书」的独立性,不至于随时被覆盖,「书」的本能让它捕获了一个路过的世界。一切的真相,当你等会儿拿到书的时候,应该可以通过特异点看到。”

大概是因为事态变得不利,飞鸟井的语速开始加快:“「书」一开始以为它可以直接吞噬掉那个世界,现在看来还是有点吃力。等一会儿,我会进入里面,用梦境的能力帮忙梳理世界,促进两个世界的弥合。当我进入后,「书」应该就会暂时安静下来。”

太宰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飞鸟井抬手打断了他:“相信我们,等我们回来。在这段时间内,你必须保护好「书」的存在,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它,接触到它。它现在的状态非常脆弱,在它升级完成之前,如果有任何改动出现在书页上,就会导致两个世界的崩坏。”

“太宰君。只能拜托你了。“飞鸟井半跪在地上,拉起太宰的手,郑重的说道。

太宰看了看飞鸟井,又看了看大仓忽隐忽现的身影,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飞鸟井释然地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你了,太宰。”

然后她转身踏入光芒之中,犹如投身一座燃烧的熔炉。

太宰看着她的背影在光中消失,然后“书页”合拢,光芒散去,坠落在地。

太宰走过去把「书」捡起来,接触瞬间激发了特异点,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太宰的窥探到了无数个平行世界的信息量。

过载的信息量让他的口鼻都流出了鲜血,他不在意地用手背擦了擦,把「书」随意地卷起来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此时此地,月明星稀。除了不远处睡得正香的中原中也,周围一片寂静。

这里爆发的大战气息,让周围的人短时间不敢靠近。

太宰毫无形象地席地而坐,努力调整着呼吸,消化着刚才那短短一瞬在世界内侧接受到的信息量。

失去了挚友的太宰治。

为了保护挚友存活的世界而准备跳楼的太宰治。

良久,不满16、刚拿到「书」的太宰,嘴边挂起一丝嘲讽的微笑:“一群没人疼没人爱的可怜虫。”

——隔壁首领宰骂骂咧咧退出群聊。

休息好了之后,太宰站起身来,开始收拾残局。

他先从中也的衣兜里摸出他偷藏的高浓度酒精和打火机,把酒精倒在福地樱痴的尸体上点燃。

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有兰堂那样类似的读取尸体的异能力,也是为了避免有人从福地的尸体上解读出什么对大仓不利的信息。

毁尸灭迹后,他又给手下打电话,让人来把睡得正香的中原中也抬回去。

本来让这个牲口在地上睡一晚也没什么,主要是怕大仓回来后,这只小狗跑去告状就不好了。影响自己的“乖孩子”人设。

做完善后工作后,太宰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拖着疲惫的步伐往岸谷家的房子走去。

总之先歇一晚,明天再编个好点的剧本把森先生那里骗过去。

那位不知道发什么疯,前几天把他叫到办公室,假装无意泄漏了“罪歌”和“中原中也”的存在,那意思好像是想要提前帮大仓一把什么的。

嘴里还说着什么“据我推算,让大仓阁下存活才是最优解。一个友善的大佐级对我稳定局面极其有利,大仓阁下活下来,异能开业许可证什么的分分钟到手。事到如今,已经无法接受先期投入成本的损失......”之类神神叨叨的话。

对此太宰只是默默翻了一个白眼。您能看着旁边变成了金发御姐的爱丽丝说这话吗?

结果反而帮了倒忙,逼得大仓不得不拼命,对此太宰表示,这绝对不是他的锅!要怪就怪森鸥外那家伙平时缺德事做了太多,败了人品!

——

七年后,一身黑挂着红围巾的太宰治一脸深沉的坐在首领办公室内。

办公室的窗帘全部被拉上,以防有人从远处狙击。

门口敲门声响起,一黑一白两个少年走进来,单膝跪下:“首领/太宰先生。”

太宰抬头看了一眼:“哟,敦,芥川,你们来了啊。”

至于隔壁玩的什么黑敦白芥,还有什么主世界的黑芥白敦,本世界的太宰表示:我当然是选择全都要啊!

他又不是像隔壁那个跳楼的胆小鬼一样,要磨练钻石,托付后事什么的。他是实打实地在努力工作,守护世界!

挚友织田作,是自己十岁就认识了的青梅竹马!一起通宵肝游戏,一起翘班,一起逛酒吧,就连把妹就能帮忙当僚机的那种挚友!

能把隔壁那胆小鬼嫉妒得质壁分离,就连主世界的那个轻浮男人知道了都得痛饮三缸柠檬水。

何况逢年过节还能收到无头妖精寄来的各种神奇礼物,生日的时候,连飞鸟井都会给他托个梦表示祝福,顺便让烨子来查个岗什么的。

除了偶尔因为熬夜肝游戏不长肉,被烨子威胁等她回来后会被揍什么的……不重要!卖惨可破!

总而言之,这是一只把“人生赢家”写在了脑门上的太宰。

为了保护「书」的存在。这几年,太宰可是无所不用其极。

决战之夜的时候,中原中也被控制,是太宰把他从那种状态中解救了出来。

而兰波因为放了他鸽子使他几乎陷入绝境,因此也不得不留下来继续偿还人情。

在mimic入侵事件中,太宰利用这一点,稍微拦了一下中也和兰波等人的救援,令森鸥外被挟持陷入绝境,然后又在最后关头捞了他一把,借机提出了要上位的条件。

森鸥外也是能屈能伸,知道自己大势已去,果断同意了他的要求,体面地下了台,隐姓埋名跑孤儿院积德行善去了。

下台的时候,森鸥外只问了太宰一个问题:“大仓阁下还能回来吗?”

太宰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因为世界规则的保护,「书」把大仓这几年的存在模糊化了。

就是说,除了太宰,大家都隐隐约约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但仔细一想却又不太想得起来。大概得等到两个世界完全融合后,关于大仓烨子的概念和记忆才会完全沉淀清晰起来。

没想到森鸥外竟然还能隐隐约约地想起来,甚至猜到她可能陷在了哪里回不来。

也是,成天看着长大后的爱丽丝,这屑大概也会疑惑到底是谁改了他的xp吧。

——虽然只是他单方面的痴心妄想罢了。

之后,太宰又根据平时世界的记忆,把敦和芥川一家子捞进了港口mafia里面。白捡的人才谁不要啊?总不能让他一个人肝吧?

至此,太宰总算是像集邮一样集齐了几大异能力者。本来织田作都说了要从武侦辞职过来帮他,太宰忍痛拒绝了。武侦的offer不是那么好拿的,既然织田作已经过上了想要的安稳生活,太宰当然是选择不再折腾他。

在太宰一再坚持下,织田作才没有从武侦离职,但还是给他留了话,说什么有事你尽管摇我,随叫随到。

哎,这就是十几年的兄弟啊!没办法,感情太深了。那种什么不敢跟兄弟说话还被兄弟拿枪指头的感受,抱歉,没法体会。

在如此多强力异能者加持下,太宰又没日没夜肝了几年,总算是把港/黑肝成了雄霸整个关东的庞然大物。

白道方面都要避其锋芒,小心跟他合作。除了条野采菊那个酸鸡成天找他麻烦。

不过因为那时候条野和大仓一起中了“共噬”病毒,不知道最后大仓有没有解开,在书中世界会不会受影响,所以为了稳妥起见,太宰找到了侦探社的人合作,连夜把病毒给解除了。导致条野后来找他麻烦都没有那么理直气壮了。

至于费奥多尔那个小老鼠崽子,也不敢来关东这地界给他找事。

当然,那小子这几年也格外低调,大概是因为成天鸡血地叛逆,结果想要叛逆的家长失踪后,反而意外地萎了。

虽然港/黑已经成了关东一霸,但太宰毕竟身负世界安危(其实世界不世界的无所谓,但是毕竟是被烨子打出了he又是她即将要归来的地方),所以太宰这几年对自己的人身安全还是挺上心的。

所以这次太宰和织田作他们约好喝酒后,就喊来了“新双黑”给自己当护卫,一起前往lupin酒吧。

当太宰推开酒吧的门的时候,织田作和坂口安吾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太宰施施然地坐到两人中间,点了一杯柠檬洗洁精威士忌,然后才阴阳怪气地开口道:“哟,这不是女仆安吾酱吗?你来这里打工?老板,没听说你这儿有女仆招待啊?”

坂口默默捏紧了拳头,对他这恶霸行为敢怒不敢言,只能把怒火转移到老板身上:“你这里怎么什么奇怪的酒都有?有酒水经营许可证吗?小心我让食安局的同事来查你啊!”

老板不为所动地擦着玻璃杯:“小店证件齐全,所有洗洁精调味剂都是通过了食品安全检测的,既能洗碗又能食用,是申请了专利的哦!”

于是坂口再一次地陷入了无能狂怒,到底是哪个菩萨会为了太宰治发明出这种东西啊?!人都快被惯到天上去了!

这几年,随着熊孩子长成熊大人,破坏力真是越来越大了。

坂口和太宰的孽缘也要追溯到十二年前。那时候,刚忽悠完几个老实人的熊孩子太宰治,受到了监护人大仓的铁拳制裁,又被停了卡,于是他决定再去坑一个老实人的钱包。

坂口安吾就是他盯上的那个“老实人”。

太宰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坂口安吾“萝莉女仆”限定版黑照,成了坂口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

总之这些年,他就在这恶霸的淫威下艰难求存,而且这家伙的黑照库存竟然还会增加,简直离大谱!

异能特务科精英科员的隐私安全和尊严在他面前难道就形同虚设吗???太宰:欸嘿~

在多年的精神霸凌下,坂口已经学会了苦中作乐,起码这几年因为和港/黑首领的交情,自己升职加薪的速度跟坐了火箭一样。

又可以在横滨多供一套房了呢!可喜可贺。

总之,虽然和主世界的关系可能有那么点微妙的差别,但好歹还是打出了“lupin酒吧三人组”的友情cg吧。

这场聚会的最后,昏黄的酒吧灯光下,太宰嘴角含着笑意说道:“让我们来举杯吧。”

三只玻璃杯轻轻碰撞。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敬友谊。”

另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敬女仆。”

坂口顿了一下,直接摔杯怒吼:“太宰治你去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