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海贼王/明日方舟]颂歌为谁而鸣 虹色DM

第 52 章

小说:

[海贼王/明日方舟]颂歌为谁而鸣

作者:

虹色DM

分类:

现代言情

两年后,鱼人岛。

一艘迷你小船在即将彻底黯淡下去的暮色之中悄悄驶入了港口。

路灯下因为等待时间过长而有些昏昏欲睡的黄皮肤鱼人听到了逐渐靠近的轻盈脚步声,他警惕地睁开眼睛,在看到来人的时候迅速放松了下来,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格瑞塔小姐!您终于来了!”

“抱歉,从香波地群岛过来的时候遇到了海军,要想甩掉他们还真不容易啊......烟鬼那家伙,逮不住路飞就狂追在我后面,真是麻烦——啊,说起来,艾斯现在还在鱼人岛吗?那小子真是的,电话虫也不接!”

穿着接近脚踝长外套的女性用轻快的嗓音说着,将立起遮挡住脸部的衣领按下,露出她黑色卷发和棕白色的耳羽,衣领上还别了有着一道细细裂痕的、长着弦月般胡子的骷/髅/头胸针。

被甚平派来迎接格瑞塔的鱼人闻言,更加激动了:“真不愧是悬赏令六亿两千万的‘屠夫鸟’!火拳现在在甚平老大那里,五番队的‘花剑’也在!”

格瑞塔笑着冲他点点头,无声地跳到了镀了泡泡膜的车上,“那我可要抓紧时间了。”

领路的鱼人带着她七拐八拐,来到了白胡子海贼团在鱼人岛的其中一处据点。格瑞塔掀起彩色珊瑚做的门帘走进去,往右一闪,精准躲开怨种朋友扑过来的熊抱,淡然地冲着沙发上的比斯塔和萨奇打了声招呼。

“格蕾!”被她直接无视了的火拳发出一声夸张的干嚎,不死心地又走过去试图对自己的朋友进行一个强人锁男,“格蕾你好冷酷啊!我们都已经半年多没见了你怎么都不和我打招呼!”

“因为我们半年前才见过面,笨蛋,”格瑞塔冷漠地回答,“萨奇和比斯塔先生都很精神啊,那我就放心了——哦,还有甚平先生!好久不见,鱼人岛最近怎么样了?还有不长眼的白痴来送菜吗?”

蓝皮肤的鱼人冲屠夫鸟举起手中的酒杯,“格蕾!好久不见啊,你也很精神,真是太好了.....最近没什么事情发生,不过那个Big Mom......”

听懂了他的未尽之言,格瑞塔嘴角的笑意瞬间收敛不少。

Big Mom觊觎鱼人岛的事情也不是一两天了,在白胡子海贼团解散后,她就三番五次地派自己的儿女过来,试图霸//占鱼人岛,只是他们的试探都被轮流驻守鱼人岛的队长们打回去了。

“没想到Big Mom还是不死心啊,”格瑞塔扫了眼屋子里的熟人,眉毛轻轻上挑,“这次又派了谁?三将星里面的哪一个?”

“哇哦,格蕾你怎么猜到的,”艾斯冲她竖起了拇指,“不愧是贝克曼认可过的见闻色霸气!你该不会和那个卡塔库栗一样能够预见未来吧!”

“居然是那个糯糯果实能力者,啧。我的见闻色霸气不能预知未来,倒是可以猜猜对方情绪和态度——比如说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很想冲上去给Big Mom一拳。”

艾斯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这你也知道啊?!”

“——你还真的这样想啊笨蛋波特卡斯!!!”

沙发上的萨奇哈哈大笑,端着果汁和曲奇饼干过来,投喂开始揪着火拳的头发开始扯的伯劳鸟:“哈哈哈哈,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那是!格蕾可是我异性的兄弟!”

“谁跟这个笨蛋关系好了......”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伯劳鸟面无表情地听着欢乐的笑声洋溢在小酒馆,比斯塔和萨奇开始一唱一和地打趣她。

“哎呀,那不是艾斯,就是那个死亡外科医生了?”

“哦哦哦,当时顶着三大将的压力跑出来救你那个家伙啊!说实话他眼神怎么看怎么让人火大呢!看在你的份上原谅他了!”

“萨奇你怎么说话的,虽然我也很想给他一剑——不不不,不行,所以你们两个什么情况啊?进行到哪一步啦?”

格瑞塔不用见闻色霸气就能读到两个队长八卦又带点恶趣味的心情,然而她已经在红发海贼团那里练就了一副厚脸皮,面不改色地翻个白眼往吧台上一靠,开始叭叭叭。

“罗是最重要的朋友啊,和艾斯这种笨蛋不同,他人很聪明,就是嘴巴坏了点,耶稣布先生说这是什么来着——哦对,傲娇,还说什么‘天然克傲娇’‘直球就是万能的’,完全听不懂,这就是中年大叔和青春美少女之间的代沟吗。”

艾斯摸摸后脑勺,满脸迷茫:“耶稣布说过这种话吗?我怎么没听过?”

然后他就被格瑞塔又在后脑勺拍了一巴掌:“因为耶稣布先生说的时候你已经栽进奶油汤里面睡着了!”

打闹时间结束,他们回归正题,甚平将鱼人岛附近目击到Big Mom海贼团旗下三将星之一、Big Mom的次子,夏洛特·卡塔库栗的船只出现这一情报,详细地向四人讲述了。

“.......他们的船只已经很接近鱼人岛西侧了,我们怀疑他们会直接强行登岛,我已经和尼普顿国王报告,士兵们已经前往西部地区布阵,准备了防止他们登岛的铁马和特制栅/栏,还有远程迫///击//炮。”

伯劳鸟撑在桌面上端详地图,手指轻轻地点在红色标记点上敲击:“可以的话还是尽量不想让他们登岛战斗啊。毕竟打斗的时候,破坏的是鱼人岛的地盘,造成的损伤也不可能问夏洛特·玲玲讨要.....”

“那我们直接冲上他们的船,把他们赶跑就好了啊?”

“艾斯你小子别又冲动了,”比斯塔抖抖胡子,嫌弃地拍拍臭小子的后背,“事情如果闹大了,Big Mom肯定会以此为借口再增派援兵,海军说不定会坐山观虎斗,等我们交战疲惫的时候跑来渔翁得利......这是大忌。”

“所以Big Mom只是派出了她的儿子,而不是她自己的船只前来,”格瑞塔停下了手指的动作,“只要击退卡塔库栗,让他知道,吞并鱼人岛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们要付出比预想中更大的代价就可以了。不能让他全身而退,也不能让他受伤过重,否则Big Mom不会放过我们。”

艾斯露出了不甘心的表情,但最后也只是抿抿嘴,低头应了一声。

格瑞塔知道他又想起来两年前的战斗,隐隐自责自己拖累了白胡子老爹和船员们——但这次她不打算再安慰这个笨蛋了。

有些事情,终究还是需要时间去消解。

于是她转移了话题,将艾斯拉到地图前面,指着标记点说道:“我们这边有你、我、比斯塔、萨奇和甚平,只有你是能力者。卡塔库栗的能力是糯糯果实,我们另外几人对战起来都会很辛苦,到时候需要你去牵制那家伙——你的火焰足够炽热,可以融化他的糯米吧?”

比两年前更加健硕高大了一些的青年扬起了不羁的笑容,另外半边手臂已经缠绕火焰,“那当然了!我可是在香克斯手下活了一年半的男人!等着吧,看我一拳把那个卡什么什么的揍进海里!”

“那老夫会和岸上的鱼人士兵一起防守,”甚平说道,“剩下的就拜托你们了。”

比斯塔举起手,冲格瑞塔眨眨眼,“我和艾斯那小子一起行动好啦,不然他下次又要被死亡外科医生拿走心脏了。”

这次她在对方的语气中读到了一丝丝揶揄之意,伯劳鸟满头雾水,虽然罗对她来说确实是特别而且重要的朋友,但是关艾斯什么事?艾斯和罗有什么关系吗?

记忆力很好的格瑞塔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摸不着头脑,然后根据耶稣布的教导,她干脆不想了——算了,下次有机会再问问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