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海贼王/明日方舟]颂歌为谁而鸣 虹色DM

第 43 章

小说:

[海贼王/明日方舟]颂歌为谁而鸣

作者:

虹色DM

分类:

现代言情

海军本部,马林梵多。

在极地号抵达战场外沿的时候,整个处刑台和海湾广场已经被青雉库赞的能力冻结,海水结成厚厚冰面,即便隔着海水、冰层和金属船体,格瑞塔还是能听见上方隐约传来的厮杀声。

但现实没留给她太多时间去担忧这些,控制室传来贝波焦急的报告:前方的冰层实在太过结实,即便是装配了特制螺旋桨的极地号也无法破开冰块继续前进,更不用提悄悄避开海军的耳目,从水下潜行绕到处刑台后方突袭了。

“就在这里告别吧,再这样下去只是浪费时间,迫/击/炮的动静太大了,一定会引来海军的注意,炸//开的浮冰也会变成撤退路线上的障碍,”格瑞塔的声线虽然一如平常的柔和,但罗还是从中听到了紧张,他稍一低头就能看到伯劳鸟紧紧抓着挎包肩带的手指发白,带子被她拧得皱成一团,“我要出发了,大家.....注意安全。要保重。”

明明最应该保重的人是她自己才对。

罗垂下眼,又盯着从她从挎包里拿出擦拭得发亮的黑色弓//弩,及膝外套随着她的动作晃动,露出了绑在大腿上的海楼石短刀,伯劳鸟甚至难得把总是束在短裤里面的衬衫扯出来,遮盖住腰带上密密麻麻挂了一圈的枪//械。

“交给你啦,”格瑞塔把挎包塞到罗手上,尽力向他挤出一个不那么紧张的笑容,不过似乎有些失败——罗的表情看上去很担心,于是她放弃了微笑,“里面可是我全副身家了……要替我好好保管。”

极地号终于上浮到海面之上了,罗看着她走到舷梯最上方的身影,好一会儿才轻声道:“.....知道了。你……别逞强啊,我可不会让船员冒着危险去捞波特卡斯当家的。”

——所以,你要活着将他带回来....回到我们身边。

不知道伯劳鸟有没有听懂这句话,她只是回头冲着罗露出了笑容,然后飞上了乌云密布、火星坠落的天空。

“有、有什么东西冲着处刑台飞过去了!!!”

“——是‘屠夫鸟’!!!她居然会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来救‘火拳’的吧......果然她还是堕//落了,和那群该死的海贼扯上关系了啊!!!”

“狙//击炮火准备!!!‘屠夫鸟’可以飞而且不是能力者,万一被她带走‘火拳’就麻烦了,瞄准她——开火!!!”

随着海军的命令,远程炮火全部集中到了天空之中那个小巧却迅捷的身影上,感到压力骤减的海贼们纷纷抬头,惊愕又兴奋地看到伯劳鸟展示出她高超的飞行技艺,无数火流星与弹药呼啸着在她身侧擦过,却没能伤害到她半分。

格瑞塔甚至有空腾出手来拨动弓//弦,三重光带散射出黄黑相间的光箭,击退了一波试图利用月步冲到空中抓捕她的海军。

“是格蕾酱!!!格蕾酱也来了啊!!!”

“格蕾酱好厉害啊,海军那群渣滓们居然对可爱的格蕾酱出手!!!小的们,给我上啊!!!不要输给可爱的女孩子了啊!!!”

“噢噢噢噢——格蕾酱就由我们来守护——”

“唉,真是麻烦啊,”地上的青雉库赞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感叹,脚下冒出六七道冰柱,刺穿了想要扑上来砍他的海贼,“早知道在你和‘火拳’见面之后,我就应该提醒你要远离他们的了.....两棘矛!”

随着他腾空而起,冰块制成的尖锐长矛出现在库赞手中,对准了空中的小鸟,在它刚刚脱手而出没多久就被马尔科一脚踢碎,冰渣散落一地。

“看清楚你的对手是谁啊,青雉。”

库赞挠挠头发,露出了苦恼的表情:“啊啦啦,这还真是苦恼啊......这就是,连小的都还没打到,就惊动了老的?”

马尔科哼了一声,抬腿踢向大将青雉的脑门:“不听话的小鸟崽子自然会有人去教育她,但不是现在,更不是你们能够出手的yoi。”

下方的对战越发激烈时,西侧天幕突然被黄色光芒点亮了,处刑台上的艾斯抬起头,瞪着光芒急速向格瑞塔的方向聚拢成刺眼的光球,用尽身体里的力气呼喊她的名字:“格瑞塔!!!为什么连你也要来啊!!!让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就好了,你们为什么——!!!”

回答他的是一道颜色暗淡的光刃,为了用手中的弓//弩劈开光球,伯劳鸟居然直接放弃了飞行,从高空中急速往下坠落。

在海贼和海军们的惊呼中,她从容地扭转了身体,背部朝下地对准上方的大将黄猿发起攻击,而波鲁萨利诺惊讶地看着自己西装上出现的划痕,在继续攻击她和暂时拉开距离中选择了后者,让伯劳鸟有时间再次展开弓//箭,滑翔冲向地面,借助冲击波和武装色霸气震退了两旁的海军,稳稳地落到了“钻石”乔兹身边。

乔兹将他的身体一半化成了钻石,替小鸟挡下一波迎面落下来的碎石和枪//炮,生气又担心地瞪着灰头土脸的格瑞塔:“格瑞塔!!!你怎么自己一个人跑过来了,很危险的啊!!!马尔科那家伙没和你说,让你在外围待命吗!?”

无辜被牵连的马尔科收回踢空的腿,把左边的翅膀变回手摸摸鼻子,为自己辩解:“我说了啊yoi,很明显这小崽子没听话,跟艾斯那臭小子一个脾性!”

他们所处的位置离处刑台还有好一段距离,格瑞塔凝视着被海楼石困在高台之上、浑身伤口的朋友。

只要一眼她就感到了无比焦虑——她看到了海楼石的镣铐。

在很久很久之前,格瑞塔就曾经在海军那里见到过这种坚硬的矿石,极其难以破开。就算现在她能抵达艾斯旁边,处刑台上还有卡普中将,还有一个顶着海鸥的元帅战国,她真的能做到一打二的同时解开海楼石镣铐吗?

“格瑞塔,”她听到了一番队队长的声音,格瑞塔抬头看到了完全化为鸟型的马尔科,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对方的鸟类形态,“既然来了,就要抱着必胜的决心——将那个混蛋小子带回船上,同时保护好自己——你能做到的吧!!!”

地面传来剧烈的颤动,赤犬的咆哮声夹杂着无数岩浆倾盆落下,碎裂的冰块和金属刀具碎片四处迸溅。

伴随着刺痛,刚才在空中被黄猿的镭射光擦到皮肤留下的伤口渐渐聚成了细密血网,格瑞塔顾不上干不干净,随手擦了把脸,将脸上的尘土蹭掉,把胸腔里的苦涩和不安深深地深呼吸吐出来。

“虽然现在的我还是太弱小——不过艾斯的镣铐我能打破的,但是上面有一位中将和海军元帅,他们不会坐视不理,”格瑞塔说,“我至少还需要两位队长帮助......不,一位!马尔科先生,飞行中的防御可以拜托你吗!”

“你又在说什么傻话啊,格蕾,”不死鸟缠绕着青色火焰的羽翼轻轻抚上她的脸颊,痒痛逐渐止住了,马尔科把伯劳鸟脸上的血痂拭去,重新飞上天空,“你的胆子跟艾斯一样大得离谱啊。走,一起去接回那个不让人省心的混蛋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