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小羽毛 睡芒

第 11 章

小说:

小羽毛

作者:

睡芒

分类:

现代言情

满屋子的人都呆愣了一下,包括霍云延,不可能,他的第一想法:小羽毛连歌都不会唱,怎么可能会说拜拜。

家政人员心里苦,就知道大家不会相信:“是真的霍先生,我真的听见他说话了!不是我的幻觉,也不是我想推卸责任……”

那怎么证明呢?

这个角落正好没有监控,于是霍云延只能将信将疑,他揉揉眉心:“好了,我先把他找回来再说。”

是小羽毛主动飞出去还是意外飞出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把越狱的小家伙逮回来。

为了防止人多吓到对方,霍云延决定一个人过去。

“霍先生,这也太危险了。”那边都是丛林吧,万一摔倒了怎么办?

还得担心野兽。

“没关系。”男主人心心念念都是跑丢的小羽毛,哪里还有心情考虑那些细枝末节。

他身上的正装都没来得及换,拿着手机就出门了。

顺着路线,把车开到不能再开的地方,就下地行走。

沈惊鹊待在树上,眼睁睁地看着男主人果然来逮他,可他一点都不怕,对方赤手空拳,连个抓鸟的工具都没有。

这也侧面说明,对方很自信哦。

小羽毛那么黏人,洗澡都得守浴室门口,男主人能不自信吗?

他迈着大长腿,一脚深一脚浅地深入丛林,终于来到了小宝贝躲藏的树下。

“小羽毛?你在哪呢?”

今天这迷藏捉得有点大,不给点提示就太不是人了,主人怎么可能找得到。

小鸟望了望天,静静看男主人着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不经历那一遭,他也不会觉醒自由的心。

“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出来好不好?”霍云延语气温柔,还带点着急,主要是小羽毛一动不动,他真的害怕对方遭遇不测。

气人也要讲武德,小鸟并不想看男主人瞎担心,他要看男主人明着痛哭。

“啾啾。”爷爷在这里!

一团黄色小毛团,从绿叶里探出脑袋。

霍云延笑了:“总算找到你了,快下来。”

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小鸟对他爱搭不理,半点也没有以前那股亲热劲儿。

“……”男主人不得不反省自己,看看自己的穿着:“是不是今天穿了套新衣服,你不认识了?”

小鸟愣住,看不起谁呢?!

“走走,回家了。”霍云延耐心地呼唤,自己一手一脚拉扯大的小宝贝,他不哄着谁哄着。

行吧……

沈惊鹊朝着男主人的方向飞过去,飞到一半他急转弯,哎,又飞回了树干上。

霍云延:“……”

就……是他家小宝贝的个性没错,损,太损了。

“我哪里招你惹你了?”男主人苦笑,难道还是因为老二的事?

那小羽毛的醋劲也太大了。

“我们不是已经说好送走他了吗,只是暂时还没找到新主人,你别生气了行不行?”霍先生低声下气。

他在这里真情实感,小鸟在树枝上溜达来溜达去。

哎,抓不到我,我走到这边,我又走到那边。

“……”它还摇起来了。

男主人心里咬牙忍气,都这时候了,要是再看不出来这只鸟在耍自己,他就白养对方这么久了。

真不明白,长得可可爱爱的一只鸟,怎么就那么欠呢?

总不能是主人的错。

霍云延没忘记,小鸟刚出壳没满月就会耍人。

“行,你玩,我就在这里等你,你玩够了就下来。”好脾气的男主人没有动怒。

在树枝上慢摇的小鸟,动作一顿,这不科学啊。

气不到男主人,那他就不摇了,收收翅膀歇会儿。

很快他又想到了新的遛主人办法,比如故意站在男主人差一丢丢就能够到的树枝上。

霍云延很快就上当了,连忙喝住他:“好,你就待在那别动,我上来。”

小鸟赢麻了。

等男主人爬上树,他优雅地转身飞走:“拜拜!”

悦耳的声音咬字清晰,听得霍云延双手一滑,差点没从树上摔下来。

他刚才听到了什么?

小羽毛说拜拜?

原来家政人员没有胡扯,这只小破鸟真的会说话,但是以前从来没说过,敢情在这里等着呢。

霍云延面无表情地想,我他妈究竟造了什么孽,养了一只满肚子坏水的鸟。

是对他不够好吗?

不,就是因为太好了。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自己养的鸟。”被气坏的男主人在树上做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然后才跳下来。

但是怎么能不生气呢?

男主人放弃压抑自己的怒火:“你给我等着,把你抓回来烤了!”

当然只是气话,就算抓回来也只会严加管教,毕竟也不能全怪鸟,是自己把他宠得无法无天。

一只鸟懂什么呢?

沈惊鹊在林子里听见男主人的咆哮,浑身瑟瑟发抖了一下,好怕怕。

不,他一定在说气话。

被警告的小鸟心里惴惴不安,决定快点远走高飞,不给对方找到自己的机会。

他目前还有点天真,总觉得只要自己飞进深山老林里,霍云延就找不着自己。

这边男主人脸黑黑地回去,立刻联系专业的捕鸟团队,他如此大动干戈,惊动了邻居朋友们。

小羽毛飞出去了?

嗯,这是养鸟的常态,下次记得关紧点。

什么?

小混蛋对主人说拜拜?

众所周知,霍云延家那只笨鸟,连唱歌都不会,又是什么时候学会的拜拜?

霍云延肯定没教他,连唱歌都不会的金丝雀,学什么拜拜。

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也难怪霍云延这么生气,他对那只鸟就跟伺候亲爹似的,到头来啥也不是。

傅少珩:“咳,这么养不熟,找回来你还要吗?”

江烨:“别是误会吧,我看小羽毛以前对云延感情也很深,总不能是虚情假意。”

他们异口同声:“对啊,一只鸟哪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霍云延:“他有。”

自由的小鸟飞出去了,一切是多么的美好,直到一场雨的来临,小鸟发现自己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首先得有个窝吧?

当然也可以没有,可以蹭别鸟的。

外面狂风暴雨,沈惊鹊窝在别鸟遗弃的树洞里,畅想着以后自己该做点什么。

是隐居山林当一只不问世事的鸟,还是回归社会崭露头角,在金丝雀的历史上留下一笔浓墨重彩的史诗奇幻篇章。

前者没有什么挑战难度,后者很令鸟向往。

想要干一番大事业,沈惊鹊抬起自己的脚爪,首先要把这个小环环给解开。

他不是没心没肺,这时候他也会想,男主人睡不睡得着?

……答案是睡不着。

外面一下雨,霍云延就没脾气了,他只会像老妈子一样担心,小羽毛从来没有在外面过夜,也没有淋过雨,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臭小鸟,下雨也不知道回家。”男主人心神不宁地说,手上的工作也干不下去。

追踪器显示小鸟停在一个地方不动,估计那只机灵的小混蛋是躲了起来。

霍云延又气又欣慰,这滋味无人能懂。

好不容易天亮了,雨也停了,霍云延带着专业的捕鸟团队就出发。

小羽毛一直在移动,那远走高飞的劲儿,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

在家飞高一点都嫌累,天天当走地鸡,果然在外面就是不一样。

“……”把他拉扯大的男主人痛心疾首,脑子里回荡着朋友的疑问,这鸟还能要吗?

算了,先找回来再说。

小鸟的五感很敏锐,更何况来找他的人类也没有刻意掩藏踪迹,他们那车呜呜的,小鸟能不知道吗?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专业的捕鸟团队来了。

沈惊鹊心里一慌,连忙使出吃奶的劲儿攒劲飞。

哪里不好走他就往哪里飞。

捕鸟团队工作第一天,宣告失败。

“霍先生,您养这只鸟反侦察能力不错,飞的全是咔咔角角,等我们弃车过去,他早就飞走了。”

霍先生心里苦,现在还是不是自己的鸟很难界定。

小鸟心里也苦,被通缉的日子什么时候结束,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进城搞事业。

如果他想的话,他甚至可以成为国家~领导人的鸟,哇,这么一想前途无量。

但也只是想想。

小鸟不想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离开男主人可以,但绝不能因为荣华富贵而离开。

为自由而离开是正义的,谁也不能指责他。

为荣华富贵而离开是受人唾弃的,小鸟也看不起这种人。

经过第一天的失败,第二天捕鸟团队选用了一个最繁琐最笨的方法,那就是十面埋伏。

以小鸟的落脚点为圆心,连夜在周围分布人手,然后驱赶小鸟,希望小鸟慌不择路落入网中。

然而聪明的小鸟很快就识破了他们的诡计,他站在高高的树枝上一动不动,灵气的眼睛里写着:“你上来呀,有种你上来呀。”

“……”大家很挫败,这鸟是不是成精了?

霍云延没办法了,举起喇叭对着树上喊:“小羽毛,快点下来,你再不下来我就启动追踪器的电流控制,把你电晕让你掉下来。”

周围的人心想,霍总疯了,被一只鸟折磨得神经不正常,开始对鸟做思想工作了都。

小鸟也觉得霍云延疯了,靠,他怎么能在追踪器上搞这种黑科技,这是赤~裸裸对鸟的不信任。

霍云延也是走投无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真的真的只是随口一说。

哪里知道这番话,在小鸟心里刮起了狂风暴雨,恨不得飞下来啄死他。

霍云延继续做思想工作:“这几天为了找你,我花了这么多人力物力,你自己掂量掂量,我付出的成本越多,你的下场越惨。”

“噗。”有人没忍住笑,霍总真幽默。

小鸟:这不好笑。

头疼,他抬爪子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怎么办,生存还是毁灭?

好烦恼,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只热爱自由的小鸟?

大抵是因为可爱的东西人人都想占有,如果他不是这么可爱,霍云延自然也不会念念不忘。

但这是不对的,小鸟要革命。

“啾啾!”他的声音充满愤怒,以及撒泼,不可以,怎么可以用黑科技?

这不公平。

“我不跟你说这么多,快点下来,两分钟不下来就电你。”霍云延冷酷地表示。

“啾——”还有没有王法了?小鸟保护法在哪里?

“三、二……”

最后一下,天空中传来展翅飞翔的声音。

不,小鸟赌他不敢电击自己。

如果没有自由,他宁愿选择毁灭……

飞翔的过程中,果然一切顺利,没有任何异样,就知道对方在唬鸟。

当然了,因为霍云延知道小鸟在飞翔,他不可能这时候施展黑科技。

直到过了很久,飞累了的小鸟在某处停下来歇脚,他才轻轻电了一下。

沈惊鹊吓一跳,哎呀,爪爪有些麻。

“啾啾啾啾啾啾啾!”

路过的小鸟纷纷侧目,这家伙骂得太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