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修真 > 美剧人生从豪斯医生开始 阿拉米格

174 约翰,你只有半小时时间(5000字,求订~)

小说:

美剧人生从豪斯医生开始

作者:

阿拉米格

分类:

玄幻修真

看着落荒而逃的阿坤,坐在车里的杜维不由得看了看镜子。

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个凶神恶煞的家伙啊。

怎么就能将人吓得连吃饭工具都不要了呢?

杜维摇摇头,拉开车门来到了驾驶室里,少见的自己开起了车。

对于驾驶车辆的心得,杜维的学习对象来自于根妹和弗兰克。

两人之中尤其是弗兰克对于杜维的影响最大。

杜维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弗兰克开车时的操作,右手挂上档位,左脚松开离合,右脚将油门猛踩到底。

咚!

杜维原以为的弹射起步直接变成原地熄火。

未经调校的出租车比之弗兰克精心调校过的A8就是不行啊。

明白了自己问题的杜维重新转动钥匙点起了火,这一次缓慢踩下油门的杜维总算是顺利地将出租车开走。

而在街角偷偷观察着的阿坤看着杜维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般下车换辆车,反而开走了他车后,顿时急的团团转。

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老婆跟人跑了一样。

那可是他吃饭的家伙!

思来想去的阿坤拨打了911的电话选择了求助,还特意告知了杜维的目的地是大陆酒店。

挂断电话的阿坤只能寄希望于探员们能帮自己把车完好无损的找回来了。

杜维总不会只手遮天到探员也管不了他的事吧?

……

来到了大陆酒店的杜维可不知道阿坤做了什么。

对他来说一辆出租车也就是随手使用的代步工具罢了。

虽说这里不是罪恶都市,不能随便抢人车,但是阿坤自己跑了可不怨他。

所以最后杜维只是将出租车丢在了街头,等待着下一个有缘人。

很快,在杜维走后没几分钟,一个黑人青年左右看了眼发现无人注意他时,他就伸手试探性地拉了拉车门。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车门居然真的没锁,他的脸上立即有了喜色。

随后更让他惊喜的是这出租车的钥匙居然也挂在上面。

这简直就像是脱衣舞俱乐部里的舞娘张开腿在对他说着快来…

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坐上了车发动了车辆往着他常去的黑车工厂开去。

在那里,像这样的车会被磨去发动机编号,全身车漆重新刷过一遍,然后售卖给那些有需要的买家。

当然,作为卖车的他自然能得到一笔足够他再去地狱厨房买几克禁药的钱。

至于那些买家是拿着车去运尸体还是运禁药就跟他一个偷车贼没有任何关系了。

此时焦急等待着探员们回信的阿坤可想不到自己的爱车将在不久后就成为一辆彻彻底底的黑车了。

而作为事件的当事人之一,杜维现在已经处身于位于大陆酒店中的四级实验室中了。

南茜将手中的复合病毒封存好后,脸色凝重地看向了杜维说道:

“虽然不知道你给我们所提供的血肉究竟来自于谁。

但我们确实从你所提供的血肉样本中找到了抗体的存在。

只是这抗体仅仅能面对初代病毒,而暴露在空气里的初代病毒在半个小时后就会发生异变。

也就是说我们开发出来的疫苗只有半个小时的功效。

半个小时后,我们就需要从血肉中提取新的抗体进行防御。

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把抗体拥有者暴露在满是病毒的环境中,然后定期采集抗体才能换来半个小时在病毒中生存的机会。

至于病毒进化的终点,以我们现在的条件可远远看不见。”

杜维皱了皱眉,这也不是个事啊,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血肉的提供者就是他自己。

这么说来只有他自己可以永久免疫这种病毒了?

那手中的这复合病毒可真是一把双刃剑啊。

要是一不小心毁灭了人类。

那么杜维可就再没人可救了。

而且真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全人类都会来抓捕杜维,让其成为那剂能让他们活下去的药。

想到这一点的杜维就忍不住继续问道:

“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吗?”

南茜和同样面色凝重的导师卡特对视了一眼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没有,因为阿默斯特对它进行基因编辑的时候选择了一个非常古老的靶点,ACE2。

ACE2属于远古的生物应激保命的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RAS)。

如果上溯它的历史的话,大概可以追溯到五亿年前两栖纲以后的所有动物纲。

也就是说它几乎分部在所有陆地生物细胞的表面,其细胞传导通路是细胞内的基本传导通路之一。

所以,简单来说就是我们根本没法永久关闭这个靶点或是敲除这个基因。

这就是一个地狱里的恶魔,既然它被放出来了,那就再无关起来的可能性。

如果真让你口中的光荣会释放了这种病毒,那么人类很有可能会引来灭顶之灾!

只有像你提供超级血肉的那种拥有应变抗体的少数派才有可能会在这场浩劫中活下来。

因为这病毒甚至能残存在尸体里,借用尸体最后遗留的营养物质进行再一次的适应性进化。

并且它还可以无惧50度以下的高温和零下60度以上的低温。

这意味着它能在全球大部分有人居住的环境中通过空气、水源、接触等方式进行传播……”

听着南茜的科普,杜维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个用尽阿默斯特生命来制作的复合病毒究竟有多么可怕了。

或许是因为阿默斯特还留了一手的关系,他实际上在这病毒内所掺杂的基因并不止四种。

比如那ACE2的靶点可是冠状病毒最喜欢感染的地方。

也就是说,阿默斯特在死前就已经笃定只要杜维使用这病毒,那么病毒一定会成功地扩散出去。

然后在八十亿人口中疯狂传播进化,直到最后消灭人类。

至于杜维不用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

否则杜维这么大费周章帮他绑来研究出这种致命病毒干什么?

所以这才是阿默斯特坦然赴死的原因,因为在他的想法中,他不过是先走一步罢了。

其他人类自然会随后跟来。

不过死去的他可想不到杜维竟然是那种万中无一天生的病毒免疫体。

而且还被同行从杜维提供的超级血肉中提取出了半个小时有效的疫苗。

那这就意味着杜维在使用过后,只要能在半小时内清理干净。

那么灭绝人类的浩劫就不会发生。

“也就是说这种病毒每半小时都会发生进化,只有那块血肉能够应对病毒进化产生出相应的抗体,对吗?

那也就是说,除了血肉的提供者,其他人是绝对无法在病毒肆虐中长期存活下来是吧?”

南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那块血肉必须是拥有活性的情况下才能产生相应的抗体,若是无根之木那么也难以抵抗不断进化的病毒。

至于超级血肉的提供者能不能比的过病毒进化的速度,这一点还有待商榷。

毕竟你所提供的血肉虽然活性远超常人,但也只有六个小时的活性。

所以我们没法看到那么远结果。

而且那块血肉之所能快速产生抗体那是因为每一个正常人的体内都会存在大量的免疫细胞储备。

它们在感染的时候会在免疫系统的调动下快速反应起来,这也是为什么生病的人常常会伴随着发烧症状的原因。

但是这种储备可不是无限的,我们无法得知那块血肉主人产生免疫细胞的速度能不能赶得上病毒进化的速度。

如果不能,那恐怕人类就会在这种病毒下灭亡,除非出现新的超级适应体。

说实话,若不是你拿来的是备份,我都想直接销毁它了。

用这东西完全就是打开了地狱的大门,还是无法关上的那种。”

说到这里的南茜看向不远处装在密封盒里的残余病毒眼里均是惧色。

就目前来看,除了高于50度以上的高温以外,完全没办法毁灭这种病毒。

而这种病毒又能轻易通过ACE2的蛋白表达入侵到人体中去。

病毒是抗不了超过五十度的高温,但是人同样也没法抗下这种高温。

也就是说要是被病毒侵入了体内,那就直接等死吧。

这种恐怖的病毒可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至少现在的他们可找不出完全防范或是治疗这种病毒的方法。

“明白了,也就是说现在的抗体只能针对那盒子里的初代病毒有用是吗?”

南茜点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好,那么可以停下研究了,将抗体给我,我会尽量在半小时内摧毁光荣会的实验室。”

听到杜维的话语,南茜的眼里闪过了异色。

直面病毒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她在做实验的同时就已经清楚了。

她没想到杜维明知这个后果之后还敢如此无畏地选择去毁灭病毒的源头。

这种为人类牺牲的精神简直就是所有人应该学习的楷模。

可惜这事注定只能在地下进行,否则绝对会引起所有人对于末日的恐慌。

所以杜维注定只能是那个黑暗中默默无名的英雄,也只有她南茜和导师卡特会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人会为了全人类的性命而去毁灭那万恶的病毒。

杜维的这种高尚行为让南茜不得不为自己之前的偷偷摸摸的行为感到了羞愧。

以杜维的胸襟自然不会在意这一点,可她却怕被杜维怪罪而一直没说她还进行了另一个实验。

因为在知道了那血肉表现出对病毒超强的适应性之后,她忍不住通过关系弄来了新型脊髓灰质炎病毒的样本。

并用还残存活性的血肉进行了病毒感染实验,最后成功取得了抗体制成了疫苗。

而这个实验成果已经通过疾控中心的检测正准备普及给所有适龄儿童使用。

这一切所用的名义都是南茜和导师卡特的,可丝毫没有提及过这个隐于黑暗中的杜维。

现在对比于杜维那无私的愿意为了人类冒险的行为,南茜只感觉到了深深的不安。

她这样的行为就好像是窃取了杜维劳动果实的小偷一样。

过不去自己心里那关的南茜突然低头道歉道:

“对不起,之前我在没有经过您允许的情况下,还用那块超级血肉做了点其他的研究。

而且在得到疫苗之后,还用我和导师卡特的名义将其提交给了疾控中心进行检测。

在不久后,这疫苗应该会对所有适龄儿童普及以遏制住新型脊髓灰质炎的蔓延。

对不起,我在做这些事前都应该先征求您的同意。”

对于南茜突然充满敬意的道歉,杜维对此表现的并不意外。

毕竟现在在纽约州流行的可不是这恐怖的复合病毒,而是那新型脊髓灰质炎病毒。

在杜维教了南茜如何对病毒进行基因编辑之后,南茜自然也知道了怎么解除掉新型脊髓灰质炎病毒只针对儿童的限制。

而南茜的性格注定了她难以无视那数万正在受苦的儿童们。

所以她会在发现复合病毒无药可解后,试图研究新型脊髓灰质炎病毒的事也无可厚非。

至于使用他们自己名义提交一事,杜维更是不在乎了。

他可不想成为万人敬仰的英雄,过度的曝光只会招来杀戮。

况且,南茜推广新型脊髓灰质炎病毒的事对他来说可是件好事。

相信他很快就会收到回报的。

“没关系,既然无法拯救全人类,能先解决纽约州剩余的儿童也是好的。

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做的。”

对于杜维的理解,南茜更是愧疚。

杜维表现得越是豁达,那她越感觉自己像是个小人一般。

只是现在的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弥补已经做出的事来。

疫苗研发者的名字可不是能随便乱添加的,特别是在他们已经提交之后。

突然申请再加一个人名只会让人认为有关系户要来镀金了。

思来想去的南茜也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办法弥补杜维。

而且杜维要是真的靠自己去摧毁那复合病毒的源头,很有可能就此有去无回了。

那么她一生都将因此蒙上阴影。

看见南茜那纠结的脸色,杜维稍一思索就明白了关键之处。

南茜以为她赚大了,事实上赚大了的是杜维。

因为就在刚刚,杜维听到了久违的系统提示音。

【救人成功,续命三万天,目前生命时间:170125天05小时。】

不过这个数字大大小于杜维的预计。

要知道纽约州常住人口高达1900多万人。

儿童至少也有数百万人。

结果却因为这新型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关系,纽约州的新一代几乎是死绝了!

虽说这也跟漂亮国人民向往自由讨厌居家隔离有关系。

但罪魁祸首还是光荣会!

光荣会的做法完全无视了人命,用数百万人命来交涉,就为了换取CIA放弃对他们头目的通缉!

最关键的是高台桌内部还默认了这种做法。

不出杜维所料的话,高台桌在纽约的高层恐怕连夜就坐飞机离开了纽约州吧。

就在杜维为只赚取到了三万天寿命而惊讶的时候。

一旁终于想明白自己究竟能做什么力所能及之事的南茜再度开口道:

“我虽然已经不在陆军病毒研究所里上班了。

但是我军中的军衔还是实打实的。

所以如果你要针对光荣会发动行动,我可以用我的权限为你申请一只特别行动队。

有他们的帮助,你生还的几率将会高很多。”

杜维挑了挑眉,这倒是个意外之喜。

他所看中的其实并不是这支小队的战力,而是他们背后所代表的身份。

众所周知,漂亮国是一个很讲‘人权’、很护短的国家。

就像在墨西哥,毒贩要是敢对漂亮国缉毒探员下死手,那就必将迎来漂亮国的无情报复。

漂亮国不仅在国际上会逼迫墨西哥官方下定决心清除毒贩,它本身也会派出数倍于他们的特种兵进去执行清除计划。

所以若是有这么一只特别行动队陪自己去国外行动的话。

那么对方势必会投鼠忌器,万一一个不小心,他们可就要面对这世上数一数二的强国全军出击的压力!

这种正面硬钢的蠢事就算是高台桌也不愿意做。

说起来漂亮国官方也可以理解为一个超越高台桌的顶级势力,只是因为没有外部压力所以难以凝聚成绳,内斗不休。

但有了外部压力,比如缉毒探员被人虐杀,特别行动队的特种兵被捕,被杀之后。

为了转移国内的舆论目光,他们可都是会一致对外的!

甚至可以偷偷地运些石油之类的战略物资回来来弥补国内的经济损失。

所以杜维很是愉快地答应了南茜主动提出来的帮助。

随后,杜维带着装着复合病毒的密封盒和那剂装在冷藏箱里,珍贵的疫苗试剂来到了约翰的房间内。

百无聊赖的约翰正躺在床上看着手机里亡妻的照片思念着。

当看见杜维到来之后,他的眼里也亮起了光芒。

他知道,时候到了。

只见杜维将手中的密封盒先放在了桌子上介绍道:

“数种病毒基因重组而成的复合病毒,称它为现阶段的病毒之王都没错。

任何人类,注意,是任何,只要接触到它必死无疑!”

约翰打量着面前平平无奇地盒子开口道:

“所以,它就是那个送长老去死的致命武器吗?”

(感谢恋爱的魔蓝的月票,谢谢你!)